chii饺子糖

我怎么这么帅。)

【HQ】雨的印记(芝山优生中心)

兰溪雪:

2015.3.20补记


这一篇得到的反馈最少了呢……对手指。问了一下,果然还是需要写补记啊,一写这个就好难过……本篇含大量BUG,并且我没改【。


打开排球第二十六话第十七页——



初次见面,名为芝山优生的Li,请多关照!


 


——————————————————




 


所谓开学之前才会特别想写东西……【躺  自由人中心短文之三!写到芝山宝贝儿好开心ww其实搭配夜久篇一起食用更好,但是我还没写出来【。】算了算时间,如果可以的话,今年暑假就把夜久篇写出来印个小无料给夜久前辈贺生吧ww


芝山宝贝儿的故事写的超开心的!音驹的大家都是天使!这一次试着改进了一下前两篇出现的毛病,但是很显然毛病更多了,一篇一个画风系列【。


这个系列的名字,我想了想,就叫做《生长痛》好了ww这边会多加一个tag!有兴趣的话请看一下前篇↓


【小见春树中心】春天的风 


【渡亲治中心】繁星闪耀时


希望大家喜欢自由人们!


 


 


“你也要加入排球部吗?”


 


“不……我就是来看看。”


 


“哦。排球真的很有意思哦,我上小学时就打排球了!你打过排球吗?”


 


“打过……国中时打过。”


 


“什么位置?”


 


“自由人。”


 


“哇——自由人!好厉害!你一定跑得很快吧?”


 


“还好,还好。”


 


“哦对了,我叫犬冈,犬冈走,一年一组的,以后可以来找我玩!”


 


“犬冈君……?嗯,我叫芝山,芝山优生。一年四组。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诶,你为什么叫小雪[注]?是因为出生在冬天吗?”


 


“呃,不是小雪,是优生……”


 


“对啊,小雪。”


 


“唔……优生啦!这么写的!”


 


今年东京的樱花开的很早,到了新生开始上课时花已经开始凋谢了。芝山在社团申请书的姓名一格填上了自己的名字递给犬冈,对方露出羞愧的表情,“抱歉,优生。”


 


“没关系啦。”芝山收回了申请书,看着除了名字什么都没填的空白表格。他还没有决定好加入什么社团。突然有一片阴影投在纸张上,身后传来声音:“你们是来申请加入排球社的吗?”


 


芝山回过头,是位莫西干头的学长,他的表情真的好恐怖啊……


 


莫西干头学长看起来心情非常不爽。不满地扫视着犬冈和芝山,“唷,今年的小鬼就是你们吗?”


 


犬冈兴奋地举起手,“是的!我叫犬冈走!请问可以让我加入排球部吗?”


 


莫西干头学长的表情依旧非常不爽。“这可不是你说加入就加入的!先来和前辈我大战三回合吧!”


 


“哦哦哦是比赛吗!”犬冈看起来仍旧非常兴奋,芝山慢慢地把自己藏在了他的身后。“前辈你叫什么名字?”


 


“哼,给我记好了!”莫西干头学长得意地拉拉领子。“本大爷的名字是——山本猛虎!”


 


“是!猛虎前辈!”犬冈很有干劲,“我是副攻手!前辈请多指教!”


 


这位前辈真的……不是不良少年吗?芝山抓紧了自己的社团申请书,幸好犬冈的个子比自己高很多,多少可以藏一藏——


 


“咦?这儿还有一个啊?”“咿——!!!!”


 


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山本猛虎前辈露出了好恐怖的表情!绝对会被他杀死的啊啊啊!


 


“我我我我我我我叫芝山优生一年四组请猛虎前辈多指教!”


 


“嘁,个子这么矮,还想打球吗?”


 


好过分啊!真的超过分!


 


还好身边有犬冈,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又站到了芝山身前,“优生是打自由人的哦。”


 


“自由人?”不知为何山本的表情有了微妙的变化,“这么说——嘛,你们两个,过来吧,我带你们去活动室。”


 


犬冈自然而然露出兴奋的表情,“诶——好!走吧优生!”


 


你根本没听人说话啊……看了山本一眼却不敢离开犬冈,只能跟着去了。芝山欲哭无泪……不,已经哭出来了。


 


活动室里只有一个人。他原本正在换衣服,山本突然拉开门吓了他一跳,差点把运动服的袖子穿反,看到是山本才松了一口气,“你进来前先敲门啊。”


 


“夜久前辈你看!”山本背对着芝山,芝山看不清他的表情。“我在体育馆门口碰到两个想加入的一年生!就把他们带回来了!”


 


明明是这样的内容,听起来却像是“这两个不识相的我带回来了BOSS你看怎么处理”……被称为“夜久前辈”,他应该是三年生了吧?


 


夜久皱着眉头,“你别那么嚣张,这种表情别人还以为我们是不良社团呢。”


 


啊,不愧是前辈。


 


夜久向犬冈和芝山走来,似乎打算介绍一下自己,但是走近了才看到芝山的表情,临时改变了路线,露出歉意的微笑,“抱歉,山本吓到你了吧?”


 


是说我吗?芝山胡乱摇摇头,“没……”


 


“不用担心,他就是这样,不长记性。”夜久说,“其实就是个笨蛋而已……”“前辈你说什么呢?!”“别害怕。喂,你别仗着年级高就欺负后辈啊。”


 


山本扭过了头。“知道啦知道啦我才不是那种人……哦,对了,夜久前辈,这个特别矮的——”“够了,不许那么说别人。”“……知道了。他是自由人。”


 


一瞬间夜久的眼中有了一丝光芒,但还是保持着前辈的自觉,一视同仁地对待一年级新生。“你们叫什么名字?”


 


犬冈急急地举起手,“我叫犬冈走!是副攻手哦!夜久前辈你好!”


 


夜久微笑着回答:“你好。我叫夜久卫辅,三年级生,是自由人。”


 


“哇,和优生一样!”


 


“雪……?”夜久的目光移过来,“你姓雪?”


 


事到如今芝山也不好意思再躲着前辈了,于是站了出来,向夜久鞠了一躬。“夜久前辈你好,我姓芝山,优生是我的名字,不是雪。”


 


“哦,是这样啊。”夜久不好意思地欠欠身,“对不起,读错了你的名字。你打过排球吗?是自由人?”


 


完了。芝山咽了咽口水,犹犹豫豫地说:“是……我国中的时候是自由人。”


 


“那太好了。”夜久如释重负地笑了,“我还担心我的后辈自由人没人带呢。现在好了。”


 


“……那个。”芝山不敢看夜久的眼睛。“我……”


 


“怎么了?”


 


“我……其实还没决定参加哪个社团。”


 


一瞬间夜久的表情僵硬了,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失落,但是他很快恢复了温和的微笑。“没有关系,参观我们的社团活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如果想打球,或者有问题的话,也可以随时来,即使不加入也没关系。”


 


最后的结局是芝山一边不停地向夜久道歉,一边退出了活动室,差点撞上后来进来的部员,他匆匆道歉,逃也似的跑了。


 


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和这个社团产生交集,第二天的午休时间,芝山却在自己班级门口撞见了犬冈。


 


“抱歉!”犬冈双手合十九十度鞠躬。“是我不好!不应该硬拉着优生去排球部的!”


 


“不不不,犬冈君没有错!”芝山连忙摆手。“我没有因为这个生气或难过,真的。”


 


“啊……那就好了。”犬冈直起身子,表情仍然不太好。“以后我可以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啊!”


 


芝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音驹交到的第一个朋友,竟然就是这样一个人。


 


但是事情远远没结束。


 


在一个和平的周末,母亲突然敲开了芝山的房门,“优生,你的前辈来找你了哦。”


 


前辈?芝山走出房门,看到从玄关处走进客厅的高中生。他穿的不是校服,而是鲜红色的运动服,裤子的外侧引着醒目的“NEKOMA”,裤角似乎有点长,上衣拉链规矩地拉到顶,背着运动系的背包。


 


“麻烦您了。”夜久礼貌地对芝山的母亲微笑着。


 


芝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愣了好久才说:“原来是……夜久前辈啊。”


 


之后芝山把夜久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夜久行事很规矩,举止也很有礼,看得出来母亲对他印象不错。


 


“那个……”芝山局促不安地说,“随便坐。”


 


夜久小心地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窘迫地合十双手:“抱歉抱歉,我问了犬冈你的地址。当然并没有别的意思,吓到你了吧,真是对不起。”


 


“不,没关系,我不介意的。”芝山笑笑。他在星期四那天晚上出来散步的时候遇到了犬冈。“夜久前辈这次来,是为了……”


 


看到对方似乎并不在意,夜久松了一口气。“芝山,可以问个问题吗?……嗯,谢谢。你国中的时候打过排球是吗?是自由人?”


 


“问这个……”


 


“对不起!没有强迫你入部的意思!”


 


“没关系……我国中的时候确实打过排球,是自由人没错。”芝山回答,“但是……一直是候补。”


 


“……抱歉。”


 


“没什么啦,”芝山回答,“因为和我同年级的伙伴中有很厉害的自由人,他很努力,比我强很多。”


 


夜久像是想要转移话题一样,环视着芝山的房间。“那个是电子琴吗?芝山喜欢音乐吗?”


 


芝山看看罩着防尘罩的电子琴,点点头。“因为妈妈是钢琴老师,所以我从小学了一些,很喜欢弹琴。”


 


“会加入音乐社团吗?”


 


“这个……不知道呢。”


 


“这样啊。”


 


沉默了一会儿,芝山开了口。“夜久前辈很希望我加入排球部吗?”


 


夜久尴尬的笑笑,“……是的。因为我一年级时就已经加入排球部了,当时队内的氛围,嗯……怎么说呢,总之如果没有和我同级的伙伴,我可能真的撑不下去。自由人这个位置比较特殊,作为一年生摸索前辈们的节奏还是挺困难的,可能也有我自身的原因,但是,不想让下一位自由人遇到和我一样的苦恼。有前辈带路的话,总比自己一个人好一点吧。”


 


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夜久。芝山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夜久又开口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近几年的比赛,音驹男子排球部一直在成长。我想给这支队伍……更多的可能性。”


 


“夜久前辈真的……很喜欢排球。”


 


“嗯,排球是我无法割舍的运动。”夜久说。“也是因为排球,才能认识了现在身边的很多人,经历很多事。……对不起,和你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毕竟也是社团活动,所以务必不要……”


 


“我知道了,谢谢你。”芝山还是笑着,“可是我还是要考虑一下……”


 


“没有关系的,还是那句话,并没有强迫你的意思。”夜久似乎早就料到了。“如果你想打球,或者在打球的时候遇到问题,非常欢迎来排球部。哦,对了——”他从背包里掏出一本小册子,“这个是去年学园祭的时候我们印的小册子,本意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喜欢排球的,虽然对你可能没什么用,但是送给你。”


 


“是,谢谢前辈。”


 


“我这边还有些事情,所以就……?”夜久站起身,芝山也站起身,送他到了玄关。夜久谢过了芝山热情的母亲,走出了门,又回过身。


 


“虽然不知道你的选择会如何,”他从背包里取出一份新的社团申请书。“但是请收下这个。”


 


两天之后芝山站在排球部活动室门前遇到了不认识的前辈。


 


“你是一年生吗?”他说。“需要帮忙?”


 


“是,我是一年生。”芝山仰起脸,“我想加入排球部。”


 


“可以啊。”他点点头。“认识一下,我是本届排球部主将,三年级,黑尾铁朗。”


 


“请多指教,黑尾前辈。”芝山微微躬身。“我是芝山,芝山优生。”


 


进入了排球部不久之后,芝山就觉得这果然是个能人辈出的地方,毕竟哪一个社团能同时凑齐这么多如此有个性之人都挺难得的……同年级的犬冈似乎天生单细胞,活力满满永远都不会累,二年级的猛虎前辈看起来很凶其实意外非常的纯情,连和女生说话都不敢,至于那位谜一样的名为福永招平的前辈,话真的超少,不知道每天在想什么,经常莫名地笑起来……


 


“如果要考试的话,最好和招平握握手。”孤爪研磨前辈说什么话看起来都很有说服力。


 


芝山怀着敬畏之心跑到福永面前鞠躬,“拜托了福永前辈,请保佑我这次英语单元考能得到满意的成绩。”


 


福永眨眨眼睛,没有说话,伸出手摸了摸芝山的头。


 


名为孤爪研磨的前辈比福永稍微健谈一点,但是仍然并不是非常好相处。他和主将黑尾铁朗前辈似乎从小就认识,虽然每天看起来都很没干劲,但是脑子实际上非常好用,是个非常优秀的二传手。而且即使训练后都会抱怨太累了,可是仍然会好好完成项目。大家都习惯叫他“研磨”,所以芝山也就叫了他“研磨前辈”,他丝毫没有生气……不,丝毫不在意。最开始还以为他想蓄长发,后来渐渐发现也许只是单纯的懒得理发而已,虽然没有懒到不想去理发店,但是去了一次是为了染发而且之后就没有去过了……


 


前辈的世界,真是无法理解啊。


 


三年级的黑尾前辈一直非常平易近人,很照顾后辈,实力也很强,很有凝聚力。唯有一个问题——


 


“黑尾,帮我拿一下镇痛剂。”夜久。


 


“诶干嘛叫我帮你拿……哦抱歉,放在柜子上了。我忘了你够不到。”黑尾。


 


然后夜久微笑着给了黑尾一脚。


 


黑尾最大的问题大概就在于这种明知道是地雷还非要踩踩的德行。不要问曾经也是无知懵懂一年生的他最初是如何明白夜久的雷点所在的。永远不要。


 


海信行前辈负责所有人的心灵鸡汤。某一次芝山无意中露出了烦恼的表情,海问:“有什么事情烦恼吗?”


 


“没什么啦,只是最近的作业都好难。”芝山回答。“谢谢海前辈。”


 


“没有关系。”海合十双手,“觉察到了难处所在,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不必太过担心,终会有解答之法。”


 


啊,这种不知为何就豁然开朗了的感觉……


 


四月底部里来了位新成员。第一次见到他时芝山几乎被吓到了,个子超高,而且看起来并不是日本人,表情也冷冷的……然后犬冈叫了他的名字:“优生优生,快来认识一下,他叫灰羽!”


 


灰羽低头看着芝山,逐渐露出得到新玩具一般的喜悦表情,小心翼翼地半蹲下身,“我叫灰羽列夫哦,你好呀,你叫什么名字呢?”


 


“芝山优生。”看来是个友善的人呢。芝山的胆子大了起来,“灰羽君你好高!”


 


“是吧?”犬冈说,“灰羽有一百九十多厘米哦!”


 


“比犬冈君和黑尾前辈还高……”芝山羡慕地说,“有什么诀窍呀?”


 


“没有……吧?”灰羽想了想,“犬冈有没有?”


 


“没有……”犬冈说,“可能是我吃的比较多的缘故吧?优生每天午饭只吃那——么少,当然长不高啦。”


 


“我吃不下犬冈君那种分量啦!”芝山急切地争辩,“不过我也有长高计划!每天都喝牛奶!”


 


“会长高的,只是没到时候!”灰羽笑着说,“可是芝山现在这个样子,又小又可爱,也很好啊。”


 


“咦,你是在夸优生吗?”


 


“当然是啦!芝山可不可以给我抱一下啊?”


 


没心没肺的灰羽列夫,是排球初心者。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芝山的胸膛中涌动起一点小小的骄傲,仰起头对灰羽说:“这么说的话,灰羽君是我的后辈哦!”


 


“是是是,芝山前辈——”灰羽开心地抱起芝山转了一圈。


 


教导灰羽学习如何打球的过程一定是非常艰辛的,但是这其中的艰辛恐怕只有三年级的前辈们才知道了。本队的前辈们一定都非常有耐心,看到灰羽不知第多少次错过托球的时候,芝山这么想。


 


“灰羽君真辛苦啊……”芝山自言自语着。


 


“是吗?不过他还挺乐在其中的。”坐在椅子上的猫又教练说。


 


“灰羽君以后一定会成为非常厉害的球员吧,教练?”


 


“列夫的天生优势超出同龄人一大截。”猫又教练眯着眼笑了,“不过啊,排球可不只是天赋优异就能出彩的运动啊。”


 


“这样啊……”芝山说,“那我可要加油了。”


 


“努力点是没错的。”猫又教练慢悠悠地说,“不过,芝山你,有着一项与众不同的才能啊。”


 


不用别人说,芝山也知道自己的能力远远在同级生犬冈和灰羽之后。在加入排球部之前,已经近半年没有打过排球了,当初加入排球部有一半原因都是因为夜久的话,他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办法达到夜久期望的那种程度。虽然夜久对自己一直非常有耐心,但是无论如何不想辜负他的期待呢……


 


每天早晨都要晨练。芝山给自己做了规定。而且要以自己最大的努力程度,去弥补天赋的不足。


 


加入排球部之后的第一次受伤,来的比想象中快。因为接球姿势不当导致了手腕扭伤,虽然并不严重但还是疼得芝山倒吸凉气。只是他还忍着不出声的时候,夜久却急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在校医老师身后急急地踱步,听到芝山没事之后才松了口气,可是仍旧焦虑的不行。


 


“夜久前辈,不要担心啦,我没事的。”芝山安慰道。


 


“疼吧。”夜久心疼地说,“休息几天吧,这几天不要来训练了。”


 


“嗯。”芝山乖巧地点头。


 


但是第二天,芝山还是出现在了体育馆里。


 


“你怎么来了啊!”夜久丢下球就跑到芝山身边,“别总动啊。”


 


“多动动,淤血散的快一点。”芝山说,“我不打球,我就看着好了,和教练说说话。”


 


休息时,灰羽和犬冈都凑过来看芝山,小心翼翼地仿佛生怕把他碰碎似的。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说:“痛痛飞走啦。”


 


芝山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五月下旬,教练突然说周末组织了合宿还有练习赛,而且是和过去关系很密切的乌野高校。这下所有人都开始好奇乌野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山本说:“我以前好像看到过乌野的相关报道……那什么,小巨人?”


 


灰羽因为一些事实在去不了,难过的要哭出来。虽然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上场,芝山还是很期待。


 


到达合宿地的那天,夜久摇摇晃晃地抱着一些纸袋来了,要不是黑尾扶了他一把差点就跌倒了。


 


“是什么呀?”


 


“是队服。”黑尾回答。


 


每一套队服都被洗涤的很好,干爽平整,还有柔顺剂的味道……参加合宿的队员们每人都有一套,轮到芝山的时候他愣了好几秒。


 


“拿着呀。”夜久推推他。


 


“是、是!”


 


“一年生都先换上试试合不合身。”黑尾的声音传来。


 


芝山深吸了一口气,“是!”


 


这套专属于自由人的队服主色调是红色和白色,背号是十二,芝山穿着很合身。他爱惜地看着自己的队服,回过头看到正在给别人帮忙的夜久身边的纸袋,那里面露出的队服上衣也是白色的,背号是三。


 


他深吸了一口气。


 


“夜久前辈!”


 


夜久回过头,满意地笑了。“嗯,正合适,我还担心你穿这个会不会太大。”


 


“穿上队服,和大家不一样的……感觉好激动!”


 


“是吧,我当初也是这样。”夜久说,“芝山穿队服真合适。”


 


“谢谢前辈!”芝山开心地说。“我真的很想穿着这身队服上场!”


 


“会有机会的!”夜久的目光很自豪,“一定!”


 


后来乘车回学校的时候,夜久问芝山有没有注意那个叫做西谷的自由人。


 


“他的实力很强。”芝山回答。


 


“没错。”夜久说。“他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


 


“是啊。”芝山说,“看来我还要更努力才行,不能给队伍拖后腿。”


 


夜久沉默了几秒钟,回过身抱住了芝山。“你怎么这么乖……”


 


加入排球部之后的第一次重大赛事是IH,在敲定首发队员名单时,遇到了一点小小的分歧。直井老师在犬冈和灰羽间犹豫不决,和黑尾以及猫又教练讨论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否有结果。


 


或许是知道自己肯定不能做首发,芝山的心态平和的多。而灰羽和犬冈呢,都不是那种心思细腻的,似乎选择谁都和他们关系不大,不知是不是装出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最后定下名单的时候,反而是芝山比较紧张。他快步走到猫又教练身边,问:“教练,最终决定是谁?”


 


猫又教练缓缓地说:“列夫。”


 


没有人有异议。无论选择犬冈还是灰羽,都是理所应当的。


 


他们俩也的确不在意。音驹在IH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的时候,他们哭得一样惨。


 


黑尾喊了“集合”,夜久和海帮着把所有的队友都拢到了一起,芝山站在队伍末尾,大家和这一场的赢家握手,互相鞠躬。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安静的异常,走回教练面前时也没有一点声音。


 


“又是一场有缺憾的比赛啊。”猫又教练的表情很平静。“不过,是场非常精彩的比赛。”


 


然后不知是谁先掉了眼泪,慢慢的,所有人都哭了。孤爪无声地流着泪,黑尾替他擦擦眼泪,低声安慰着他,自己的眼泪却也止不住,山本哭得很大声,一边的福永一边抹眼泪一边拍着他的肩膀,海一边说着“总会有不如意之事发生的”一边擦拭着发红的眼眶,犬冈和灰羽靠着夜久哭得一塌糊涂。


 


“前辈。”芝山递给夜久一张纸巾。“请不要……伤心了……”


 


夜久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你自己也是,眼圈都肿了。”


 


“有吗?”芝山揉揉眼睛,“没有……”


 


“是比赛总要有输赢……”夜久的声音很轻,轻轻拥住了芝山。


 


“可是……我没帮上忙。”芝山伏在夜久的肩头,忍着眼泪。


 


“怎么会呢。”夜久摸着芝山的头,“如果没有芝山,我的压力该有多大呀……”


 


“前、前辈,很努力了。”芝山含含糊糊地说。


 


“前辈我呢,没有出众的天赋,也没有能够力挽狂澜的头脑。”夜久的声音有点沙哑,“唯一能教给你的东西,你自己却已经学的这么好了……”


 


芝山低声啜泣起来。“夜久前辈教给我的,还有很多很多呢。”


 


和其他高校的合宿很快就来了,除了能和不同的对手切磋以外,很多人都兴奋于能够见到平日很少见面的友人。


 


就连孤爪都显示出了不同于平日的热情,“能见到翔阳了呢。”


 


犬冈也点头,“是啊——!超想见他呢!”


 


山本说:“能见到吾友了!”芝山就和他说:“还能见到漂亮的经理学姐哦!”


 


“哈哈——!就是说啊!”


 


就连夜久也有点兴奋,“能见到春和夕了呢。”


 


黑尾在一旁百无聊赖:“你们究竟是去走亲戚的还是怎样啊——”


 


夜久不搭理他,回过头对芝山说:“芝山,我要带你去见几个很值得结交的人,你会喜欢他们的。”


 


夜久前辈说的话都是对的。“是!我很期待!”


 


而传说中的“值得结交的人”,见到夜久的第一反应都是扑上来大喊“卫辅——!”。这多少和芝山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小见和西谷究竟是如何和夜久混熟的这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也并不难想象。这两个人事先并不认识,但是夜久只介绍了两句,这两个人也迅速混熟了。


 


至于对芝山的态度,倒是非常统一。得知了芝山是夜久的后辈自由人之后都使劲地揉了芝山一通,语气堪比见到多年老友家里的新生儿。


 


“你叫优生对不对?我上次见过你哦!”西谷兴奋的很。


 


“你就是芝山啊,卫辅和我说了!果然和描述的一模一样!”小见更兴奋。


 


“喂喂喂你们不要欺负我家芝山啦!我跟你们说什么来着啊!”夜久有点不满。


 


“没关系,前辈……”芝山逆来顺受。


 


“嗯……和卫辅不像啊。”小见说。


 


“像才怪了。”夜久没好气地说。


 


“不过没关系!看起来非常有天赋!”西谷大度地说,“卫辅的后辈就是我们的后辈!我会倾囊相授的!毕竟我们也是前辈!”


 


“小谷nice!”小见赞成着,“不过抓紧时间啊,我和卫辅很快就不能和你打球了……”


 


“是哦,很快就是我和优生了……”西谷点头,“嗯!优生!前辈会照顾你的!”


 


“你们两个!不许欺负我家后辈啊!”夜久重复。


 


芝山有点哭笑不得,清清喉咙,说:“我的实力肯定不如各位前辈!但是我会努力的!”


 


“卫辅很看重你的!他对你超有信心!”小见拍着芝山的肩膀。“你一定是个非常有天分的后辈,放心——”


 


“不,”芝山窘迫地摇头,“我并没有特别出众的才能……”


 


这时夜久却突然骄傲了起来,“说什么呢,我的后辈啊,有一项特别的天赋哦。”


 


西谷好奇地看过来,“是什么啊?”


 


别说他,连芝山自己都不知道。


 


“我们芝山啊,”夜久的神情无比自豪,“有‘天才般的努力’哦。”


 


芝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夜久前辈……”


 


“我没说错啊。”夜久说。“芝山啊,是我最骄傲的后辈。”


 


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觉得眼眶一热,只听得到身边前辈们在说着什么,却不知晓具体内容。


 


 


 


FIN.


 


*注:雪=yuki 优生=yuuki,大概是谐音梗。

评论

热度(15)

  1. chii饺子糖兰溪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