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

我怎么这么帅。)

深夜創作60分-朱

真柄墨江|深陷太郎與石青沼:

※深夜創作六十分時間的插隊



眼角隈取的位置被畫成嫵媚的形狀,細長的眼線在尾端微微上揚。唇上的朱紅色為他染上一絲魅惑。


石切丸無奈的披著白色的嫁衣,任由にっかり青江為他上妝。


「我說,非得化得這麼精緻嗎?」石切丸感覺有些彆扭,畢竟身為神刀的他,可是從來沒想過這種冷豔嫵媚的妝感會出現在自己的臉上。


「嗯哼,難得的機會呢。」にっかり青江像是練習許久一般熟練,不禁讓石切丸起了疑心。


「你為什麼會這麼熟練呢?」石切丸問道。畢竟這種妝一個沒弄好就只是個妖怪,沒經過千百次的練習,是不可能化得這麼順手的。


「因為我沒想過會輸唷。」にっかり青江得意洋洋的替石切丸抹好唇彩,然後欣賞著自己的作品。


如果身型小個幾號,看起來就是完美的新嫁娘了吧?


にっかり青江覺得自己真的是賭對了。


石切丸無奈的嘆息,這樣的打扮得維持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起因,就只是兩人無聊時候的小小的賭博。にっかり青江拿了幾顆骰子,問了他要不要來賭一把,同時也準備了一套白色的嫁衣。


石切丸一向運氣還不錯,私心也想看看にっかり青江穿上嫁衣給他瞧瞧,便沒想太多的欣然同意了。


然而,輸的人卻是他。


「神刀大人好美呢。」にっかり青江嘴角勾起微笑,讓石切丸越看越覺得不對勁。那分明是惡作劇得逞的表情,恐怕事有蹊翹。


回想にっかり青江從一踏入房門的動作,一一細想所有舉手投足中的細節,石切丸終於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にっかり青江並沒有讓他驗證骰子是沒做過任何手腳的。


趁著にっかり青江不注意的時候,石切丸惦了惦骰子的重量,然後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笑什麼?」にっかり青江發現骰子落到石切丸手上,開始衡量起了逃跑路線。


不妙啊,被發現了。


「噢,只是發現我的小靈刀還真是淘氣呢。」石切丸一手圈住にっかり青江的腰,一手按著他的後腦,然後將塗著朱紅色唇膏的嘴印了上去,給了他一個綿密深長的吻。


にっかり青江雖然知道石切丸的懲罰可能不只這樣,但是又忍不住沉溺在這個吻當中。


石切丸拉下了にっかり青江的運動服外衣,不太意外的直接看到了赤裸的胸膛,便沿著頸子、鎖骨,一路舔咬到胸前。


「哎?石、石切丸?生氣了嗎?」にっかり青江雖然不討厭這樣的感覺,但是他無法從石切丸的表情得知他究竟有沒有真的發火。


他至少還是得關心他明早能不能下得了床。


朱紅色的唇印,加上泛紅的吻痕,石切丸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不讓你下床哦。」石切丸笑了笑,然後一面愛撫著にっかり青江的身體,一面褪下自己身上突兀的白色嫁衣。


他拿起了原本拿來化他唇彩的唇膏,然後抹在にっかり青江的唇上。


艷紅的唇讓にっかり青江看起來更加的色氣了,石切丸感到十分的滿意。


「想吃嗎?」にっかり青江看到石切丸眼神中有著濃濃的慾望,活像是要把他整個人吞吃下腹般。但他卻只覺得愉悅,心愛的人對自己可是有著滿滿的興趣呢。


「那我就不客氣的開動囉。」石切丸壓了上去,將にっかり青江整個人納入自己的懷中,然後兩人肉體緊緊交纏著,室內只剩下兩人的喘息與呻吟。  

评论

热度(35)

  1. 云翳真柄墨江 转载了此文字
  2. 人偶桑真柄墨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