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

我怎么这么帅。)

[三馆衍生] 一夜人狼(2nd night)

云影凉薄:


  • 對不起這玩意兒竟然還有第二彈


  • 含有些微黑月、兔赤、灰夜久傾向


  • 1st night →  這裡 





————————————————————————


 








夜久踏進第三體育館的大門時,黑尾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地朝他招手:「噢噢噢夜久也來啦,正好正好,來玩嗎?」


 


淺褐髮色的自由人一頭霧水:「玩什麼?我是來叫列夫回去的。」


 


「一夜人狼啦,列夫也要和我們一起玩噢。」黑尾揚了揚手裡的牌。


 


「噢,那個啊,好啊。」夜久點點頭。


 


「耶!!!夜久前輩來我這邊坐!!!!」列夫一邊歡呼一邊拍自己身旁的空地。


 


「欸?我還以為你會沒有興趣的。」黑尾沒想到勸誘得這麼容易,完全意料之外。


 


「說什麼呢,我經常玩桌遊的。可是很厲害的喔。」夜久走了進來,被列夫直接拉了過去摁在旁邊坐下。


 


「嗚哇,總覺得拉了個厲害角色進來……」黑尾像模像樣地打了個寒戰,擺出苦惱的表情。「沒想到夜久竟然是這種類型?」


 


「什麼嘛,你是說我看起來不像很聰明的樣子?」夜久皺眉表示不滿。


 


「不,本來以為你是更人畜無害的那種啦……吉祥物之類的。」黑髮的隊長撓撓臉,心想失算了。


 


「我覺得夜久前輩一點都不人畜無害。」列夫哭喪著臉發表看法。換來了三年級前輩的一記怒視。


 


 


 


 


 


 


「所以怎麼樣?再加夜久一個吧?」黑尾征詢其他幾個人的意見。


 


「好啊~人越多越好玩嘛~」木兔幹勁十足。


 


「我也沒有意見。不如說會玩的人加入才比較有挑戰性。」赤葦慢吞吞地舉手表示。


 


「月月,你呢?……月月?」黑尾見月島半天沒有反應,不由得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話說,你看著夜久那邊做什麼?」


 


「啊……抱歉。失禮了。」目光一直沒動的月島如夢初醒,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避過了那邊的目光,「那個,因為夜久桑很可愛,一不注意多看了一會兒……」


 


「欸——?! 誒誒……」夜久沒料到話題又這樣轉移到自己身上,突如其來鬧了個臉紅。


 


赤葦適時地接過了話題,不過顯然不是什麼好方向:「月島也這麼覺得嗎?我也有同感。」


 


「雖然我們隊也有差不多的……日向啊西谷前輩啊之類的,但完全比不上夜久桑呢。」月島見自己想法被認同,開始跟赤葦交流起來。「穿著白色的隊服也很可愛呢。」


 


「對吧對吧!!!夜久桑小小只的超————可愛對吧!!!!!」列夫興奮地投身參加了討論,十分自豪。絲毫沒有意識到接下來的狂風暴雨。


 


「……列夫你保重。」by黑尾。


 


「列——————————————————夫!!!!!!!!!!」直到剛才為止還在害羞的夜久立馬進入了狂暴模式,使出了一招熟練的橫踢。


 


「嗷 (´Д`。)!!!!!!!!!!!!!」列夫一聲慘叫,「為什麼只有我被打啊?!!!!剛才月島和赤葦前輩也說了吧!!!」


 


黑尾無奈地扶住額:「只有你說了禁句啊蠢貨。」


 


 


 


 


被教誨多次依然死不悔改的混血兒童苦兮兮地皺起臉表達自己的不滿。


 


 


 


 


 


 


「話說回來,」赤葦把話頭移向月島,「月島會這麼直接地表達喜好真是少見呢。」


 


「直接地表達厭惡的時候倒是很多……」非常有經驗的黑尾回想起了無數慘痛經歷,臉上流下假想的眼淚。


 


「啊……因為烏野都是些熱血分子嘛。」月島撓撓頭,「黑尾前輩和木兔前輩又很吵。」


 


「喂黑尾,月月說你很吵欸。」木兔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亂地用手肘拐了一下黑尾。


 


「閉嘴!你也有份!」黑尾惱羞成怒。


 


「那我呢,月島。」赤葦沒有聽到關於自己的看法,不肯放過這個機會,不懷好意地追問。


 


淡金髮色的眼鏡少年思考了一會兒,露出了很苦惱的糾結表情:「嗯……赤葦前輩是作為敵人來說很麻煩的類型……」


 


赤葦得到了和預想中不太一樣的回答,有點沒勁地放棄了。「算了……總之沒有被歸為木兔前輩和黑尾前輩那一類來說算是萬幸。」


 


「你的要求已經降到這麼低了嗎赤葦前輩…… = =」


 


 


 


 


 


 


「話說啊,今天的懲罰方式也是和昨天一樣嗎?要不要換一個?」木兔舉手提議。


 


「怎麼,木兔前輩是買飲料買窮了嗎。」月島立馬捂著嘴開始調笑。


 


「不是啦!!!我是說可以換個更有趣點的懲罰方式啦!!玩起來也比較有意思嘛!!!!!」木兔禁不住嘲諷,面紅耳赤地炸毛。


 


「唔……贏的一方裡面可以有一個人向輸的一方其中一個人提一個要求怎麼樣?」赤葦想了一陣,提出提案。「這樣也可以解決輸贏人數不對等的問題。」


 


「好啊,就這個吧。」黑尾非常積極地表達讚同。


 


「……總覺得黑尾前輩已經開始謀劃什麼不好的事了。笑得好惡心。」月島嘀咕。


 


「沒事月島,那也要他贏了才行。」赤葦拍拍月島的肩,安慰他。「你也可以想想你贏了的話想幹什麼。」


 


「唔……那如果我贏了的話……可以抱一下夜久桑嗎?」月島征詢夜久的意見。


 


「欸ヾ(。 ̄□ ̄)……?!」夜久。


 


「這個提議不錯呢月島。」赤葦表示讚同。


 


「欸欸ヾ(。 ̄□ ̄)……?」夜久更加混亂。


 


「那我贏了的話也要抱一下夜久前輩!」列夫在夜久相關的議題上不甘落後。


 


 


 


 


 


「喂不要自動把我歸入輸家陣營啊混蛋!!!!!我玩這個遊戲可是很有自信的啊混蛋!!!!!」


 


差點風中凌亂的夜久總算找回了遺失的雄風(?),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怒吼道。


 


 


 


 


 


 


「好啦好啦,趕快開始吧。」黑尾把場上從一片混亂中解救出來。「話說啊,多兩個人是多一張村民和一張人狼嗎?」


 


「6個人的話,加入晴天怎麼樣?」赤葦從備用的牌堆里又抽出一張身份牌。「一張人狼和一張晴天。」


 


「晴天是什麼樣的身份?」月島問。


 


「就是“絕對不能被吊起”的那個人噢。算是第三方陣營。如果最終投票時晴天被吊死了,那麼就是晴天的勝利,其他所有人都失敗。」


 


「所以晴天要努力讓別人投自己的票嗎?」月島理解了意思。


 


「嗯,其他所有人都要盡力不要投到晴天。」赤葦點頭。


 


「感覺場上會一片混亂。」月島已經可以想象到遊戲開始后的場景。


 


「這樣遊戲才有趣不是嗎。」赤葦輕笑。


 


 


 


 


 


 


「今天誰來主持?」黑尾問。「昨天是赤葦。今天換個人吧。」


 


「我來吧。」夜久自告奮勇地舉手示意。「我也很有經驗。」


 


 


 


 


 


在每個人都拿到身份牌並且自己確認身份之後,個子小小的自由人環視了一周。「那麼,天黑請閉眼。」


 


 


 


 


 


「人狼請睜眼互相確認身份。」


 


 


「占卜師請選擇你要占卜的牌。」


 


 


「怪盜請選擇你要交換身份的玩家並交換身份牌。」


 


 


「天亮了。」


 


 


 


 


 


所有人睜開眼睛。


 


 


 


 


 


 


「我是占卜師。」在大家都還沒有說話的時候,月島首先陳述道,語氣鎮定。


 


「月月你又上來就跳占卜?」黑尾吃驚。「再來一遍昨天那套可是沒用的喔。」


 


「我這一局是真的占卜師。還是說,有其他的人要表明自己是占卜師?」月島不為所動,目光掃視了場上一圈。


 


沒人說話。


 


「看樣子是真的……」夜久下了臨時結論。「總之姑且先問一句,你占了誰的牌?」


 


「赤葦前輩是晴天。」月島也不隱瞞,直接拋出了重磅炸彈。


 


 


 


 


 


「?!!!!!!!」全場轟然。


 


處於話題中心的赤葦倒是處變不驚地喝了口水。


 


「你們這回該不是又是兩頭狼吧……」黑尾對前一晚的事留下了心理陰影,已經不敢隨意相信月島了。「你跳占卜師洗清嫌疑,然後說赤葦是晴天,赤葦就絕對不會被吊。這種把戲這麼明顯我是不會上當的!」


 


「但是沒有其他人跳占卜師。月島的可信度很高。」夜久不太同意。


 


「夜久你是沒玩過昨天那局。」黑尾痛心疾首地搖了搖頭。「月月表明占卜結果是在確認場上沒有其他占卜師出來表明身份之後。所以他才大膽地說出了假的占卜結果。如果真占卜在場上,月月也可以臨機應變。你相信我,他可以把真占卜說得跟假的一樣,然後自己以假亂真。總之,我持保留意見。」


 


「啊啦,還真是感謝黑尾前輩誇獎了。」月島捂嘴輕笑。


 


「不是在誇你啦!」黑尾氣急敗壞,「夜久你想,說赤葦是晴天,真的晴天又不會跳出來說自己是晴天對不對。」


 


夜久沉吟一下,轉向一直沒說話的赤葦:「那,赤葦,針對月島的發言,你怎麼說?」


 


「月島說得沒錯啊,我就是晴天。」赤葦十分坦然地承認。


 


月島微微皺了皺眉頭,嘖了一聲。


 


「……………………」其他人。


 


「都承認了怎麼可能是晴天啊!!!!!!這種道理我都懂啊!!!!!」列夫大吼,「……話說回來狼是黑尾前輩才對吧!!」他伸出手指指著黑尾嚷嚷。


 


「…………………………」全場第二次寂靜。突然被指名的黑尾風中淩亂。


 


夜久扶住額。「列夫你思路能不能不要太跳躍,我真的跟不上……」


 


「喂灰羽列夫你幾個意思!!!我突然中槍是怎麼回事啦!!!!」黑尾怒吼。「你看他們兩個真的很可疑啊!!!你自己都說赤葦不可能是晴天了!!!」


 


「反正黑尾前輩就是人狼!!!」列夫毫不退縮。


 


「……方便問一下你們是有什麼私仇嗎導致後輩上來就看你不順眼……」赤葦。


 


「黑尾前輩一定是作為一個隊長欺凌後輩才招致這麼明顯的打擊報復。」月島分析道。


 


「你們兩個閉嘴啦!我還沒打擊報復你們呢!話說明明是夜久管列夫比較嚴啊?!」黑尾驟然被推到風口浪尖,怎麼也想不通。


 


「才不是什麼打擊報復呢,就是因為黑尾前輩透露出一股狼的氣息啊。」列夫一臉嚴肅。


 


「……這個理由就算在我看來也不過關好嗎……」夜久覺得自己胃好疼。


 


「他只是長得比較像狼吧。」月島吐槽。


 


黑尾乾脆自暴自棄地接受了這個身份,虛張聲勢地對月島舉起爪子,齜了齜牙:「吃掉你哦小白兔w~」


 


月島毫不掩飾地露出了嫌棄的表情,朝赤葦那邊躲了躲。


 


「好了不要鬧了,我來梳理一下。」夜久制止了已經跑偏的對話,「列夫那個毫無根據的指認先不管。我個人覺得月島的陳述是真的……雖然赤葦的反應確實有點奇怪就是了。」


 


赤葦十分配合地又點了一次頭:「是的,月島說得沒錯,我是晴天。」


 


話畢抬頭,正好對上月島的眼神,眼鏡少年把頭撇到一邊,嘖了一聲。


 


黑尾反駁:「但是看起來太可疑了啊?赤葦這麼聰明的人會毫無反抗承認自己的身份?再怎麼也會跳個占卜來垂死掙扎一下啊。」


 


「這個就請諸位自行判讀啦。」赤葦笑得輕飄飄的不懷好意。「另外請不要用那種詞來形容我好嗎。我現在可是坦然迎接失敗呢。」


 


黑尾皺起眉頭,轉向對赤葦比較熟悉的木兔:「木兔你覺得呢?」


 


梟谷主將一副絞盡腦汁,非常努力思考的樣子:「唔………………我覺得月月說得好像很有道理。我也看不懂赤葦啦。總之不要吊他比較保險?」


 


黑尾無奈地扶住腦袋:「算了,竟然想從你這裡得到一點想法的我簡直是智商不在線上。」


 


「幹什麼啊黑尾!想打架噢!」木兔又遭到了損友的人身攻擊,憤而反擊。


 


「還不允許人說實話了。」黑尾擺給他一個鬼臉。轉到一邊問列夫:「喂列夫,你說我是人狼,那你自己又是什麼身份?」


 


「我嗎?」列夫用手指指著自己,「我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無法反抗的村民啊。我還想當人狼來著……」


 


「我覺得這個呆B這麼實誠應該不會說謊。既然他這麼說了,大概就是村民。」夜久對列夫進行聲援。


 


「夜久前輩你到底在誇我還是在損我?」列夫不高興了。


 


黑尾摸著下巴,「可是玩這個遊戲誰都無法相信啊……跳村民是再常見不過的行為了。夜久你們抱團有點明顯欸。其實你們兩個才是狼嗎?」


 


「總之,先從我的發言為立足點開始分析吧。」月島出聲。「我保證我是真的占卜師,而且赤葦前輩都承認了不是嗎。」


 


「他承認了反而比較可疑啊。」黑尾吐槽,「我也想相信你,但赤葦是這麼耿直的人嗎?」


 


「我相信月月的話啦!」木兔嚷嚷,「別吊赤葦!」


 


黑尾假模假樣地抱著自己打了個寒戰,一副瑟瑟發抖的樣子。「好可怕……我覺得這場上有五條狼。」


 


赤葦一臉認真:「為了村民的勝利,務必不要吊我。唔……不如吊木兔前輩吧。」


 


突然被提到的木兔一臉茫然失措:「………………?!!誒?!!!搞啥?!!!為什麼突然要吊我?!!!」


 


黑尾頭疼地搖了搖頭。「夭壽。我真的看不懂這個局勢。」


 


「所以都說相信我的話啊。」月島嘀咕。


 


「月島說的應該是真的,」夜久從旁進行應援,「我覺得赤葦只是表現出鎮定的樣子來混淆視聽讓我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月島。另外從列夫的發言和表現來看,我覺得應該是村民,但是列夫說黑尾是狼的說法我持保留意見。木兔……有可能是狼,是怪盜也說不定?」


 


木兔大混亂。「?!!!!怎麼突然給我安了這麼多身份?!!都說了我就是個無辜村民啊!!」


 


「這麼說的往往是狼噢木兔前輩。」赤葦不緊不慢地說。


 


「那你們到底懷疑我是什麼能不能給個準啊。」木兔哭喪著臉,「這樣我都不知道如何辯駁耶?」


 


「……木兔你別慌,也有可能是黑尾啦。」夜久無奈,「我覺得現在場上這麼亂怪盜應該在場上。而且盜取的不是村民陣營的牌。提醒一下各位人狼和晴天,你們的身份牌有可能被盜。」


 


「等等夜久你怎麼也開始攻擊我了!!」黑尾不甘示弱地反擊,「分析得這麼頭頭是道,難道你是想讓大家都聽你的話然後撇清自己嫌疑?」


 


夜久胃又疼了起来:「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怎麼看我都是為了村民陣營啊!」


 


「誰知道呢。」黑尾哼笑一聲。「大義凜然的話誰都會說。」


 


在一旁看了很久戲的赤葦終於給面子地發表了一點看法。「我讚同黑尾前輩。夜久前輩說不定是在把話題從自己身上引開。還有月島說的是真話,我的確是晴天。但有沒有被盜取就不知道了。」他無所謂地攤開手。「諸位自求多福吧。場上誰在拉仇恨?」


 


「喂不就是你嗎赤葦!」木兔怒吼,「你毫無根據就懷疑我是人狼!昨天的帳我還沒跟你算呢!」


 


「噢……不好意思。」赤葦好像已經忘記了這回事。「那我就懷疑夜久桑吧。順便還有列夫。」他隨手一指。


 


「赤葦你這麼隨便真的好嗎。」作為場上唯一一個努力分析局勢的人,黑尾看不下去了。


 


「順便提前說明一下,我一會兒會投黑尾前輩你噢。」赤葦笑瞇瞇地說。


 


「欸?!!!」黑尾表情抽搐。


 


「赤葦前輩到處拉仇恨,真是一個稱職的晴天呢。」月島冷淡地評論道。


 


「謬讚了月島。」赤葦歪過頭,扯起嘴角志得意滿地笑著。


 


「這個先不管……像黑尾前輩說的一樣,我也覺得列夫和夜久前輩抱團有點明顯。」月島皺眉。


 


列夫瞬間高興起來:「真的嗎月島,好開心喔~我和夜久前輩還可以抱團更明顯的~」說著就往夜久身上撲。毫無疑問地被戰鬥力爆表的自由人一腳踹飛了。


 


「列夫的蠢簡直是和木兔不同的另一種級別上的沒救。」黑尾扶額。


 


「月島,我只是在幫你分析。」夜久試圖擺脫自己的嫌疑。


 


月島點點頭:「多謝夜久前輩的好意了。我會納入參考的。現在你們4個都自稱村民。但村民最多只有2張。裡面肯定混了狼。」


 


「等等月月,我還在懷疑你和赤葦是狼呢。」黑尾仍舊沒有放棄。


 


「我話一開始就說清楚了,要不要相信我黑尾前輩自己決定。……雖然我也不太指望你。」月島聳聳肩。


 


「投我也沒關係噢黑尾前輩。」赤葦橫插一腳。


 


「你笑成那樣一看就有問題啦!」黑尾不買賬。


 


月島想了一會兒。「說實話……我還是比較懷疑夜久前輩和列夫。」


 


「等等月月你為什麼叫列夫的名字不叫他的姓!」反射弧很長的黑尾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


 


「哈?有什麼問題嗎?」月島詫異,「……你們都這樣叫不是嗎?」


 


「不行月月也要叫我的名字!」黑尾開始鬧脾氣。


 


「黑尾前輩再無理取鬧我一會兒就投你的票了。」月島不理會他,一臉冷淡。


 


黑尾立馬萎了,哭喪著一張臉:「你這是威脅,喂主持人管不管一下啦維持一下遊戲秩序啊。」


 


「在破壞遊戲秩序的不是你嗎黑尾!」夜久十分公正地給出了裁斷。


 


被自家自由人教訓的隊長垂頭喪氣地放棄掙扎。




「雖然很感謝夜久前輩,但是你的嫌疑並沒有減小哦。」月島好心提醒。


 


夜久捂著胃。「…………我要怎麼才能澄清。」


 


「夜久前輩我覺得你撇不清了。」赤葦仍然處於愉快的看戲模式,就差搬個小板凳喝汽水嗑瓜子。


 


列夫看夜久很困惱的樣子,試圖給他打氣。「夜久前輩我知道你是好人!」


 


「你知道也沒用。」夜久胃更加痛了。他停了一下,繼續替自己申述。「我剛才的所有分析都是為了村民陣營。站在現在的情勢下,我懷疑黑尾和木兔是狼。」


 


「要是我開場看到我和木兔是人狼我就直接棄權了。這根本沒得玩啦。」黑尾甩甩手,十分嫌棄的樣子。


 


「好像還蠻有道理的。」月島摸著下巴。


 


木兔平白無故又遭到聯合攻擊,分分鐘跳起來炸毛,「幾個意思啊黑尾,信不信我票你啊!」


 


「醒醒好嗎蠢貨!我是村民啊!不想贏了嗎!還是說你才是狼?!」黑尾第二次被威脅,終於忍無可忍,發動反彈技能。


 


「我、我當然不是!我都說我是村民了!」木兔捏著拳頭面紅耳赤地爭辯。


 


「好了啦反正你們的村民宣言我一個都不信。」夜久已經認定了自己和列夫才是村民的事實,試圖辨別剩下兩個人的身份。「你們要不就是一頭狼,一個怪盜。要不就是兩頭狼。怎麼樣人狼先生?如果場上只有你一頭狼的話,身份牌很可能已經被盜了喔?不如站出來協助村民陣營如何?」


 


「怪盜也有可能盜了我的晴天。夜久前輩還是看準一點好。萬一懷疑到晴天頭上去可就糟糕了。」赤葦進行熱心提示。


 


「赤葦前輩你看戲就好好看,不要瞎摻和了。」月島終於忍不住吐槽赤葦。


 


「啊啦,我可是盡職盡責地在幫村民陣營出謀劃策呢。」赤葦一副十分無辜的樣子。「像我這麼好的晴天可找不到第二個了喔?」


 


「像你這麼會演的也找不出第二個了。」黑尾追擊吐槽。


 


「夜久前輩我都說黑尾前輩是狼了啦!」列夫試圖說服夜久跟自己一起投黑尾。


 


「列夫,我挺想相信你的。但怎麼看你都是從一開始就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夜久覺得頭也開始疼了。


 










「姑且提醒一句,討論的十分鐘期限快要到了噢。」赤葦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根本就不擔心自己輸贏。


 


「再討論下去也不會有進展。不如開始投票吧。」月島建议。


 


 


 


 


 


「那好吧。」夜久覺得再討論下去也無濟於事。「都決定好要投誰了吧?那我數1,2,3,指——————」


 


 


 


 


 


 


所有人伸出手指。


 


赤葦指著月島,月島指著夜久,列夫指著黑尾,夜久指著木兔,木兔指著列夫,黑尾指著夜久。


 


主持人夜久不幸犧牲。




 


 


 


 


 


夜久:「……黑尾我們談談。」


 


「喂是月月懷疑你我才跟票的啊!!!背鍋也不該我背啊!!!!」黑尾辯解。


 


「所以夜久前輩是什麼身份?」月島急著關心結果。


 


「都說了是村民啦。」夜久歎口氣,翻開自己面前的牌。


 


「啊……不好意思,因為夜久前輩實在聰明得不像一個村民,下意識覺得你很危險。」月島判斷失誤,撓撓頭。


 


「算了……這局狼人偽裝得也不錯,不怪你。姑且問一句,月島你是真的占卜師吧?」夜久想印證自己判斷的正確性。


 


「啊,是的。」月島翻開牌。「所以赤葦前輩也的確是晴天。不過我倒是想問,懷疑了三個人,然後說要投黑尾前輩,結果最後投了我,赤葦前輩到底是想怎樣。」


 


「哦哦不用管我,」赤葦隨意地擺擺手,「我只是來攪混水的。一開始就被驗出身份根本沒什麼好玩的嘛。不如讓場上變得更混亂一些好了。」


 


月島无力地扶額,「突然有點後悔驗了你的身份……赤葦前輩根本是個暴民。」


 


赤葦翻開自己的身份牌后,小小地訝異了一下。


 


「哎呀,果然被怪盜替換了呢。」


 


「都知道自己身份牌被偷了還不來幫村民陣營!」月島憤憤不平地指責他。


 


「因為看戲比較好玩嘛。」赤葦聳肩,看著剩下的三個人,「那,到底是誰偷了我的晴天?」


 


「是我啦。」木兔委委屈屈地翻開牌。


 


「………………」


 


「木兔前輩你這個晴天當得太差了,誰都比你像晴天。拉仇恨不會嗎?跳村民是幾個意思啊。生怕自己嫌疑不夠小?再怎麼說跳個占卜都好啊。」赤葦哭笑不得。


 


「你們都在懷疑夜久嘛!太難玩了!也來懷疑一下我啊!我總不能說“快來投我”吧!」木兔嚷嚷。


 


「木兔前輩太蠢了沒有值得懷疑的價值。」月島十分迅速地接話。


 


「喂!」木兔更加悲憤。


 


「那狼就在列夫和黑尾之間了呢。」夜久摸著下巴,「如果列夫真的是人狼的話我倒是要對他的偽裝能力刮目相看了……」


 


「啊,是我哦。」黑尾翻開牌。


 


「我都說是黑尾前輩了啦!!!誰讓你們不信我!!!!」列夫還在為自己打抱不平。


 


「……列夫你怎麼上來就知道黑尾是人狼?」夜久想來想去,無論如何想不明白。


 


「就是直覺啊。」灰髪綠眸的小孩理所當然地回答。


 


「……你的直覺也太可怕了。」夜久擦了擦額角的冷汗,吐槽道。


 


「是啊是啊我那時候都嚇死了!!!」黑尾趕緊接上這個話題,心有餘悸地拍著胸脯,「我以為我懷疑月月懷疑得不夠自然!!!該怎麼說呢……雖然列夫的直覺很可怕,但是幸好他比較傻?」


 


「黑尾前輩請你委婉一點地鄙視我!說法這麼直接就算是我也聽得懂好嗎?!」列夫非常不滿。


 


「行了黑尾你就省省吧。」夜久從中調停,「所以列夫你是村民咯?」


 


「是啊。我一直就說了我只是個村民嘛。」列夫悶悶不樂地翻開自己的身份牌。


 


 


 


 


這下,場上所有人的身份全部明了了。


 


 


 


 


「話說……我還是想感歎,赤葦真的是晴天啊。」黑尾對這件事仍舊念念不忘。


 


「所以我一開始就承認了啊。」赤葦攤手。


 


「我本來知道月月應該是真的占卜……但赤葦這麼淡定地承認自己晴天的身份總讓我覺得有點害怕,我都要有一種其實我不是人狼你們才是人狼的錯覺了。」黑尾抱著自己發抖。


 


「你一個贏家就不要裝模作樣了。愉快地承認自己贏了怎麼樣?」月島很嫌棄地瞥了他一眼。


 


「老實說我也一直不太能絕對肯定赤葦是晴天……承認得太坦率了……」夜久也表達了同樣的意見。「話說月島,你是懷疑我和列夫吧?如果我和列夫都是人狼,那我肯定會跟列夫投同一個人啊,我沒有必要和列夫分票吧。」


 


「啊……那個,因為你們已經被懷疑抱團了,如果再表示要投相同的人,嫌疑會更大吧?我本來以為夜久前輩表面上那麼說,私下是要和列夫一起投黑尾前輩的。」月島敘述自己的想法。


 


「夜久前輩你才是咧,幹嘛不跟我一起投黑尾前輩啦。你都懷疑他們兩個了不是嗎,總之集中投死其中一個啊。」列夫眉毛皺成一團,十分委屈。


 


「那個……我怕黑尾是偷了晴天的怪盜。總覺得他不是狼。木兔剛才辯解的時候底氣有點不足,所以就投木兔了。」夜久解釋。


 


「真是不容易呢木兔前輩,總算還是有一個人在懷疑你。」赤葦不緊不慢地補刀。


 


「嗚……好難玩……我下次不要偷赤葦的牌了啦。」木兔像小孩子一樣苦兮兮地皺著一張臉,不滿地抱怨道。


 


 


 


 


 


 


 


「不管怎麼樣本大爺贏了哈哈哈哈。」黑尾叉著腰進行總結發言。「還真是多謝赤葦在場上攪混水了。」


 


「黑尾前輩不用謝,我也玩得很開心。」赤葦悠悠然地扯起嘴角,十分樂意地接下了這份認可。


 


「喂你們兩個!!!考慮一下我們這些輸家的感受啊!!!還有赤葦你明明也輸了為什麼那麼開心!!!!」木兔炸毛。


 


「輸贏什麼的無所謂啊,遊戲不是開心就好嘛。」搗亂搗得非常盡興的赤葦攤開手。「這樣說起來,黑尾前輩你要對誰提要求?好了你不用回答了我知道是月島。」


 


「哎呀赤葦你這樣很沒意思誒,好歹演一下嘛走個流程嘛。」黑尾一臉洋洋得意,掩都掩飾不住。


 


「請不要忽視我還在現場好嗎。」月島冷淡地吐槽。


 


「就是這樣~月月把你的手機號和郵箱地址和LINE號都交出來吧~」黑尾笑瞇瞇地掏出手機湊上去,一把攀上月島的肩。


 


月島一臉不情願的表情,但輸了也沒辦法,只好老老實實地按黑尾的要求來。


 


「欸?黑尾前輩你沒有嗎?」兩個人一起對著手機指指按按的時候,赤葦在一邊問。


 


「哈?為什麼會有?」黑尾從屏幕上抬起頭,一臉呆滯。


 


「嗯……因為我早就有了啊,還以為你也有。」赤葦舉起自己的手機。


 


「臥槽?!!!什麼時候有的?!!怎麼不告訴我?!!」黑尾對於赤葦竟然比自己先拿到月島的聯繫方式這件事十分震驚。


 


「也就交流一下日常生活啊……很正常不是嗎。」


 


「哪裡正常了!!!我也想跟月月交流日常生活!」黑尾流著淚嘶吼。


 


「黑尾前輩放心好了我不會理你的。」月島表示。


 


「我也沒有啦!!!我也要月月的!!!赤葦給我!!!!」木兔加入進來吵鬧。


 


赤葦用目光征詢了一下月島的意見,月島頭疼地表示自己已經沒餘力管了。趁著黑尾和木兔被赤葦拖住,月島成功脫身,走回夜久身邊坐下。「殘念……最終還是沒能抱成夜久桑……」


 


「真、真要那麼想的話……也、也不是不可以給你抱一下啦……」夜久看月島還在惦記這件事, 適度地展現了一下三年級學長的胸襟。


 


「真的嗎,夜久前輩。」月島瞬間有了精神,睜大眼睛問。


 


「啊,我也要。」剛剛把月島的聯繫方式告知給木兔的赤葦跟著摻和。


 


「不行!!不能抱夜久前輩!!!」列夫衝到夜久面前攔著,被自由人一腳踢開,「關你什麼事啦一邊去。」


 


「那我也要抱!」列夫委屈地嚷嚷。


 


「好啦好啦,知道了,月島先來。」夜久像幼稚園的保姆阿姨哄小孩子一樣,面對月島張開手,「來吧。」


 


「誒……真的可以嗎?」臨到上陣,月島反而有些踟躕。


 


「沒事啦,來。抱一下又不會少塊肉。」夜久大大方方地張開著雙手,示意月島快點過去。


 


「那就失禮了。」月島走上去,然後被夜久輕輕地抱在懷中。


 


「被治愈了。夜久桑果然很可愛。」放開后,月島歪著頭羞赧地笑道。


 


「可惡……蛍的天使模式笑容要是也對我展露就好了。」黑尾在一旁不甘心地咬著小手絹。


 


「黑尾你還是不要做白日夢比較好。」木兔憐憫地看著他。


 


「好了,下一個是赤葦吧。」夜久接到了月島的誇獎,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乖乖排隊的赤葦京治同學走上去,得到了夜久老師的擁抱獎勵一個。


 


「我也想抱赤葦啊嗚!!!!」剛剛還在嘲諷黑尾的木兔立馬一起加入了蹲墻角的怨念軍團。


 


「最後是我啦!!!是我!!!」列夫衝上去,直接把夜久舉了起來。


 


其他人:「………………………………」


 


「列———————————夫。」夜久和藹可親(?)地微笑著,額頭已經浮現了青筋。「放,我,下,來。」


 


「這個KY程度我也是沒眼看。」黑尾歎息著捂住了眼睛。


 


聽話把夜久放下來的列夫得到了一頓暴揍。


 


 


 


 


 


「可惡……我還是好羨慕夜久啊木兔!!!!」黑尾想到剛才的場景就羨慕嫉妒恨。


 


「我也是黑尾!!!再來一局啦再來一局!!!我要贏!!!!」木兔還在不放棄地叫囂。


 


「木兔前輩這個智商基本告別勝利了吧。」月島非常不給面子地拆臺。


 


「月月你得意什麼!你還不是輸了!」木兔炸毛。


 


「都這麼晚了木兔前輩,明天再來吧。」赤葦安撫他。


 


 


 


 


 


「啊啊啊啊慘了食堂要關門了!!!!」木兔猛然想起來這件事,顧不得拿東西,帶頭往食堂的方向衝刺而去,遠遠傳來叮囑,「赤葦幫我把我的包和水壺拿上!!!!!!!!!」


 


「是,是,知道了。」負責收拾殘局的副隊長不緊不慢地應聲。跟其他人一起朝食堂走去。


 


 


 


 


今天的第三體育館,也一如既往和平。


 


 


 


FIN.


 


 ——————————————————







  • 夜久的設定用了聲優們玩人狼遊戲時立花花的梗——每次都是村民,但是每次都因為太聰明而被票走……


  • 第一彈B站鏈接走這裡: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18942/


  • 列夫的設定借用了聲優人狼遊戲第二彈里tossy的梗,就是直覺超可怕,但是沒有說服力,沒人信他……


  • 第二彈B站鏈接走這裡: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26399/




  •   






  • 私設:無氣力組の女神夜久桑(喂


  • 心好累我去喝點六個核桃補補腦


  • 這系列(暫時)不會有續篇了,大概



 


 


 


and這週漫畫又出了,已經被虐得沒有呼吸QAQ(躺平在地


 


 


 





评论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