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

我怎么这么帅。)

【黑夜久】第三年的见异思迁【2】

やればできる:

毫无进展。黑尾和夜久没有出场。【就这样也敢打tag】
赤苇全程吐槽。——说真的枭谷高中不要紧么!
以及请随时做好没有tbc的心理准备。





大概是作为二传的职业病,虽然心想着别人家家务事最好别插手,赤苇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多看了音驹那边两眼。
“赤苇!来练习吧来练习吧!”
唔,如果哪天自家的前辈没有这么吵了,那最大的可能应该是吃坏肚子,毕竟木兔根本不会分神经给倦怠期这种纤细而又和排球无关的东西。
得出了似乎有些失礼的结论,赤苇又往音驹那边瞄了过去。
黑尾姑且不论,夜久看上去也是相当烦躁。
“赤苇!给我传球吧给我传球吧!”
音驹家的末子今天也在音驹之母的严厉监督下进行不擅长的接球练习。伴随着夜久的怒吼和称赞,黑尾嘴里那头还是初学者的狮子在赤苇眼里其实更像是某种忠心耿耿或者说伺机而动的大型犬科动物,正啪嗒啪嗒地晃着毛茸茸的大尾巴——无论黑尾是出于什么心态,至少他对于孩子他妈要被末子抢走的那种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
“赤苇!看我发球吧看我发球吧!”
一头超过一米九还在生长期的狮子在自己面前装大狗或是小猫的感觉不知道是怎样的,赤苇猜想夜久肯定觉得很受用。不过要收买夜久是否光这样就够了,至少在赤苇看来,灰羽可能还是有点太盲目自信了。——看吧,又得意忘形被说教了吧。
“赤苇!我说赤苇——”
提起说教,赤苇不免想起前一年的合宿,有天晚上木兔和黑尾恶作剧把夜久吓得不轻,第二天早餐时就看见两人跪坐在食堂门口听夜久说教了整整半个小时。啊,这么说来,好像从刚才开始就听见木兔前辈在说些什么?赤苇回过头,发现木兔正缠在小见身边假哭。
“春!赤苇出轨了!怎么办!”
……那个比喻难道是什么三年级之间的暗号么?
“呜哇!谁把我们家赤苇拐走了?”
并没有被拐走,而且也不是你们家的,小见前辈。
“你们在干吗啊?”
木叶前辈请不要来凑热闹好吗?
“小秋!赤苇被那个巨神兵迷倒了!”
不知不觉间好像已经设定成了赤苇对灰羽一见钟情并已经决定外遇的情形。
“赤苇,这可不行哦?要说身高的话,阿涉也有一米九嘛。”
“原来赤苇你是只要有身高就可以了吗!”
我们学校的前辈真的不要紧么?
“我现在这样也有一米九哦!没想到吧!”
说着木兔指了指自己喷了半瓶定型水的脑袋。
“……哦。”
“哦?欸!?难道赤苇你不是因为身高才出轨的?!”
这有哪里值得惊讶的吗?而且也根本没什么所谓出轨的基础。
“难道是喜欢年下?还是喜欢混血?——春!怎么办啊!!”

tbc.

评论

热度(17)

  1. 云翳やればでき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