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i饺子糖

我怎么这么帅。)

【石青】结·第四十四章【完结了!】

光狼:

第四十四章


这么一个小小的驿站,经过这么一阵翻天覆地的折腾,早就变得面目全非了。青江累的几乎不想动,石切丸也确实让他呆着。比起自己和三日月产生的没有实质伤害的冲突,青江那边明显的更多的耗费了体力,甚至受了伤。虽然有所不适,但是石切丸将他安排在驿站内部休息——三日月主动坐了过来提出帮他治愈一下伤口,数珠丸坐在青江的边上,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即使闭着眼睛,也能看出他在盯着三日月。


 


忽然成为焦点中心,青江有点浑身发毛,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更想和石切丸一起。哪怕是做这些无聊的善后,雷是石切丸落的,吓晕了和惊恐的其他客人当然也需要安抚,好在大部分已经在三日月的魔法下睡着了。青江还是不习惯一下子被三四个天使围住,一开始他坐的离数珠丸有点距离,现在也在三日月、岩融、还有岩融怀里抱着的睡着的今剑坐过来的举动下开始尽可能的坐的离数珠丸近一点。只有小狐丸还兀自顽强抵抗一样的不愿意靠近过来,不过显然的,他的态度没有一开始见面的时候那么激烈了。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青江不太想接触天使,要是小今剑来那还可爱一些,对着三日月和岩融的笑容他只感觉到毛骨悚然。不过三日月虽然哈哈笑着说着不要这样嘛实际上压根没怎么考虑青江的反应——他自顾自的对着青江手上消都消不掉的淤痕释放起了治愈魔法:“嗯,青江君对吧?其实我也想和你聊聊,呀……说老实话我们也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可真是太吃惊了,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青江哪里思考过这些,对他来说这帮人都走了才比较正常,哪知道数珠丸也忧虑不堪的帮腔了,或许是他第一次赞同天使的疑问,语气都带上了一种有点生硬的疏离感:“你们在做一件非常冒险的事。即使已经强到足以无视一些困难,但恐怕也难以维持之前的生活。”


 


“要搬家吗?分界线宽一点的地方,人类居住区的部分我觉得不错,无论是恶魔还是天使都不会靠近……”


“青江没有必要离开魔界,他离得越远只会对他来说越危险,在这里虽然情况值得担心,但绝不会变成最糟糕的那种情形。”


“嘛啊,数珠丸,可是留在魔界我们才觉得反而比较不安全啊?不说恶魔的品性问题,仅仅是你们协会难道就容得下他们两个这样的存在?”


“这是我能掌控的部分,请你不要妄加插嘴。”


“起码的担心一点也不奇怪吧?尤其是从青江君的反应也看出来了,你这位兄长可真是忙的吓人啊。也是啊,我也觉得足够奇怪了,就以我们在战场上相遇的时间来说,我也很疑惑你是如何抽出时间关心你的弟弟的?”


 


眼看着又要吵了起来,收拾到一半的石切丸折返回来,把一脸无奈的青江给拉了起来,接着自己抱了起来,认真的像是警告一样的道:“可别打起来。”


 


三日月和数珠丸都不吭声了,一个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另一个变回了面无表情。青江倒是现在觉得不太合适被石切丸抱着,虽然很想直接装晕不管一切了,但是确实,这群天使恶魔一提,他这个标准的享乐主义者才注意到这么多事,并且第一次有些茫然了。


 


反倒是石切丸在这个时候比他要冷静的多了:“我来和青江谈,以及,这一大早的……恐怕还没人休息过吧?”他的语气放的缓和了:“我去弄点吃的。”


 


一直站在门口憋着没说话的小狐丸叹了口气,扶了扶脑袋:“我去吧。”说着也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就拍了拍翅膀飞走了。


 


有石切丸带着,青江定心许多,他刚刚只是高兴,现在回头忽然发现事情多了一堆,有些措手不及。他首先没想到的就是三日月和数珠丸的出现,无论哪一边都是需要谨慎处理的人际关系,可是一口气这么堆过来他就没法了。他甚至有点怵石切丸针对刚才的事继续发问,可事实上是,石切丸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外面都是焦黑的土地,石切丸用魔力将目力可见的土地翻动,让焦坏的土地与下面新鲜的泥土重新搅拌在一起,像是一片片开垦过的田野,青江就跟在他的旁边看他翻土,看了一会儿之后,石切丸依旧一言不发,他倒是有些憋不住了。


 


“你不说点什么吗?”青江闷声道,石切丸听见了他的话,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摸了摸他的头让他靠近自己怀里:“我有想说的,不过不急,应该说你也有很多想问我的事吧。可是都不是现在,现在问你也只能让你更加困惑吧?”


 


“欸……?”青江有点意外这个向来迟钝的家伙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敏锐,但又想到石切丸从昨晚睡下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虽然这变化令他非常高兴,但是他才做好长期战的准备,忽然有种打了空拳的感觉,这让他不由得问道:“你怎么了呢?”


 


“我只是不想再勉强自己了。”石切丸竟然还知道青江没头没尾问的这一句是指的什么,他翻好这一片的土地,带着青江走的远了一点,青江因为被砸出去的伤还没愈合,走的有点慢,石切丸示意要背他,青江几乎不适应这种征求他人同意的温柔,尴尬的推拒了。


 


“真奇怪啊。”倒是石切丸眨了眨眼睛:“我以为你会很积极的扑上来。”


 


“是这样想的没错……但我也没到不能走的地步,你兄长们都在那里,我是不是多少该给他们点面子收敛一点?”青江勉强的辩解着,然而他自己清楚,他只是忽然对这样的石切丸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尖锐的反驳他的石切丸、发怒的石切丸、找借口的石切丸他都有办法应付,唯独温柔起来的石切丸,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石切丸也依旧是非常轻松的察觉到了青江的借口是为了掩饰他自身的不知所措,这样的青江于他来说也是第一次见,他从未想过青江还会真的有害羞一类的感想,这让他特意停了下来,故意抱起了青江,并且对青江道:“抱着我的脖子。”


 


青江局促地道:“我不是说我能走……”


 


“我给你治疗,总不能让你躺在泥地上吧?”


 


这倒的确是个无法反驳的理由,以往都是被打横抱的,忽然坐在石切丸的手臂上他还有些担心,不过搂住了石切丸之后,那种熟悉的兴奋感和向往感让他恢复了一点以往的精神:“啊啊……这时候忽然觉得受伤也受的值了。”


 


“别乱说。”石切丸一边给他用治愈魔法治疗着并没有明显痕迹的内伤,一边低声斥责:“想要亲密一些什么时候都可以,不需要用受伤作为前提。”


 


他说完就感觉青江惊呆了,青江呆愣愣的望着他,好久才能道:“你真的……反应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了。”


 


“嗯,我知道。我还挺庆幸的……还好没拖太久。如果我再晚一点,遇到今天的事或许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举动吧。”石切丸像是后怕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抱着青江继续走向稍远一点的土地:“我明明想要什么我一早就知道,但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放不下,这一点也辛苦你了吧?”


 


“呃……”正经而心平气和的石切丸让青江既有些微妙的心跳加速感,又觉得不需要多说什么,而且石切丸身上令人感觉平和的那种气息又发挥了作用,青江轻微的紧张和不安被抚平了,安静地将头搁在石切丸的肩膀上。按道理说这个姿势其实石切丸会有些辛苦,可是他抱着青江的手臂非常的稳。


 


“这次让我来补偿你。”石切丸缓声道,他将周围一片的土地都已经翻完了,这样来年春天应该就会长出新的草木,或者也可以由人去栽种农作物。石切丸道:“刚刚三日月他们问你有关未来的事,你没有计划的话,可以交给我吗?”


 


“你想做什么呢?”青江问道。


 


“先保护好我们即将会有的一个新的家庭,然后尽我可能的改善一下目前的环境吧。舞镇本身或许就是一个不错的尝试,虽然是天使占领区,但是我认为可以在那里试试看推广一种更有利于我们这样的人的环境,然后……嘛,虽然我们只是很渺小的两个个体,但是能做出一点改变就好了呢。”


 


听他这么一长串的说完,青江忽然嗤的笑了出来。他这一笑,石切丸有点慌:“欸?我哪里说的不对吗?是需要更具体一些的计划吗?那给我一会儿我也能说出来,因为现在我对这边的生活节奏其实也没能完全确定,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能拿出让我们都过的更好的具体计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哎哟,我说什么好啊?”青江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却是稍微直起了一点身体,接着额头与石切丸的额头抵在一起,盯着石切丸的眼睛:“我都快忘了,说出这样的话可真是你的风格。”


 


“不切实际吗?”


“嗯,但是我喜欢。大概因为你这个榆木脑袋这样说了,可能真的会这样做也说不定,我一不陪着你你就有可能被骗、被坑……啊啊,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照你喜欢的去做呗。你忽然这么积极主动我只是有点吃惊而已。”


 


石切丸这下反而笑了起来。


 


“你可是在最恨我的时候也救了我的人。那个时候,你已经想好了我的未来吧?说着把我卖掉,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或许你早就动手实施了。那之后也是,所以这次换我,当然了我会征求你的意见的。”


 


青江的脸到底还是不受控制的慢慢涨红了,不过正在他无话可说,只知道痴痴地望着石切丸的时候,远远地驿站那边传来了声音:“喂——你们两个,小狐丸把吃的找回来了哦——”


 


“这就来!”石切丸说着,作势要抱青江回去,青江拍拍他的胳膊:“现在可以放我下来了吧?把我抱进去那也不愧是太嚣张了吧?”


 


“是吗?可是总会有的啊。”


“什么?”


“婚礼啊?”


 


——结果,这次石切丸的出走,最终在三个月之后变成了一场有些简略但足够热闹的婚礼。青江的宅邸第一次所有房间都住满了人,数珠丸本想在确认青江没事之后就回去,但硬是被看不顺眼的笑呵呵的堵了三个月,数珠丸虽然和他们实力相当,但毕竟不会飞,旷了他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工。而说是婚礼,其实也主要就是举办了一场有些规模的宴会,在这并不太平的世道,石切丸连个戒指都很难找到,不过拜这场宴会既有天使又有恶魔所赐,鹤丸帮他们跑了一趟天界带来了戒指。


 


“我也不知道你们具体的尺码之类的,戒指还好,衣服是无论如何也没法随便带了。呀……不过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呀,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老实说三日月找到我的时候我可真是真的要吓得不行了啊,哈哈哈哈!”鹤丸无疑是最乐意看到这和平场面的人之一,虽然因为跑了一趟的缘故,赶在婚礼当天才正好回来。明明是今天主角之一的石切丸却在厨房,听见外面有动静才匆匆出来迎接他,谢过鹤丸之后,石切丸一边付鹤丸代跑的钱,鹤丸一边东张西望:“欸……我还以为我往返一趟能看到你们把这里装饰的更有结婚气息一点的呢!”


 


“条件所限,而且青江其实挺害羞的,啊,在这种仪式性的地方上。”有这么一段时间,石切丸也算是完全摸清楚了青江的脾气,他点好了钱数交给鹤丸:“我以前也没发现,最近才知道他不擅长这种正经的场合,真的和他好好说话他反倒应付不了。而且大家都是朋友,也没必要弄得这么正式不是吗?”


 


“嘛,你们开心就好。至少这意味着我可以经常来魔界找光忠和俱利了!我也开心极啦!”鹤丸的情绪相当高涨,石切丸笑了起来,然后道:“去外面坐着休息吧,一会儿我们会拿一些小吃出来……”


 


“啊哈!鹤丸先生!原来你在这里啊!”忽然从走廊的末端传来粟田口的孩子们中气十足的声音,鹤丸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和这些孩子打成一片,眼下一秒钟鼻子上就架了一副夸张的搞笑眼镜摆了个夸张的姿势:“啊哈被发现啦!有吓到吗?来捉迷藏如何啊?”说着作势要跑,跑之前却又促狭的对石切丸一笑:“对了我还给你带了这个。”他从怀里摸出一小份报纸一样的东西塞给石切丸,接着就跑出去,嗵一下又撞到了走廊尽头正一人端着一盆料理相互争论哪种方法更好的歌仙和光忠,明明已经撞了人被歌仙拎起来了,鹤丸还是继续作死的迅速一手一个把两个盘子上的小点心都塞进嘴里接着含糊地大喊好吃,这下连光忠都在好笑的说了鹤丸几句,孩子们也在那之后扑了上去,走廊上就热闹的无以复加了,院子里还有数珠丸和左文字兄弟在争论些什么的样子,三日月他们在逗今剑,今剑却又逮着小夜开心的玩。即使在天界,他也没有遇到过这么热闹,又肆无忌惮的场面,几乎能从心底感到高兴。




而青江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穿着常服围着一条围裙出来,手里还拎着汤勺,把里面的酱汁递给石切丸尝味:“怎么了?老是站在外面?”




“非常高兴而已。”石切丸微笑着尝了尝,接着评价了一下味道,青江嗯了一声还想回去改进的时候,却忽然注意到了石切丸手里的那份小杂志一样的黑白印品。




“嘿诶——没想到呀石切丸。”青江的脸上忽然久违的出现了有些嘲弄又有些调戏意味的笑容,舔了舔嘴唇:“虽然我觉得大概是不太可能真的出现这种事,但我可以和你努、力、一、下哦?”




他说完就进了厨房,留下石切丸困惑的低头一看,接着耳朵都红了,这不知道是哪里的风闻小报,大写的标题就是“恶魔不分性别都可以卵生?!”显然不可能是真的,然而石切丸觉得这个误会是跑不掉了,他急忙也追进去:“青江!”




“哈哈哈,生一个好呢还是两个好呢真困扰啊石切丸对吧?”


“就别取笑我了这是鹤丸塞给我恶作剧的东西……”


“不想和我生崽?”


“不是……你也不要说的好像能生一样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可是能把自己变成女的哦?”


“魔法的拟态没什么用啊!”


轻松的洗着蔬菜倒是拌起了嘴,厨房里现在没有旁人,石切丸知道自己惯常说不过青江,索性在青江一句“那你想不想当爸,虽然估计你还得帮忙一起孵蛋呢”之后顺着他道:“嗯嗯,对,其实如果是和你的话,我想生好多好多孩子呢。”




青江瞬间哑火,他的耳朵也红了起来。石切丸捉住他的手腕,给他正好带上戒指:“以后还会有很多事呢。”




“嗯。”青江的尾巴开始晃了起来,手紧紧的握住了石切丸的手。




——————————————————


完结了!大纲跳了两条让剧情缩短了不少嘿嘿嘿嘿嘿嘿!


番外应该会有俩,看心情可能还会有一个超级放飞的番外,更得慢是因为最近事情都堆在一起的忙,大家的评论我也依旧有好好舔,谢谢你们的阅读啦!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