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i饺子糖

我怎么这么帅。)

【凉知】片思い 01

かおり:

*下午没课摸个鱼。第一人称,后续变化不定。标题剧透一切,但是套路被我吃了
简单的说就是上个月份的狗粮,所有的梗全部来自于杂志问答/jumpaper/真红/广播
真.月更,剧情全部跟着他们自己的来。不周更不是因为他们没糖而是因为我懒(。



a.午夜的钟声扰不醒仙度瑞拉的美梦


*
我一天里躺着的时间最长,所以我就像永远都活在梦里一样的无数次询问自己,他会喜欢我吗?


大多数时候我其实并搞不懂山田凉介究竟在想一些什么,无论是演唱会上惯例的粉红发糖,还是杂志取材中高频率出现的我的名字,都像是在对外宣示我们的关系是有多好,你们站的cp是有多甜。每当这时我都会尽力的去配合他的演出作出回应,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下一次的私下邀约会在什么时候,更不知道受邀的对象还会不会是我。


圭人曾经和我说过没必要那么的庸人自扰,说山田那么的宠我,和他交往的主动权其实都掌握在我的手上。所以有些话就算到了嘴边我也没有告诉他,就像你们对我怕生性格的解读一样,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我是打算让它们烂在我的肚子里的。


我当然知道他宠我,所以我才会有恃无恐地把他叫作财布还不怕被打,换作是圭人可能已经不知道被删了多少次号码了。但这终究不是我想要的,毕竟其他人认为的宠和我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他这个人其实相当的克己,对于其他成员的毒舌大多也只是节目中的效果而已。我知道在网上关于我们有一些不好的传闻,这是这份工作的性质所决定的,不可避免。我们已经把自己锻炼得强大到不会再受这些流言的侵扰,我也喜欢所有的粉丝都能相信我们,跟随着JUMP一直走下去。有关于凉介的人品我不想多加赘述,总之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我从来不会掩饰我对凉介的喜爱,就算不像以前一样天天把最喜欢他了挂在嘴边,但我所有说过的话都是实打实的心里话,就连在广播top3环节的恋人论也不是随口说说的。


只是他从来没上过心,时间长了我自己也不在意了,可能我也没我想的那么喜欢他。如果下次演唱会上还有粉丝举扇子让我选最喜欢的人是谁的话,我一定会指我自己。


但这不代表凉介他不重要,在我心里大概就排在我自己和钱之间的位置吧。我不是因为他是我的财布才喜欢他的,而是因为喜欢他才敢开这样的玩笑。刚开始我只是想试一下这个梗,也挺符合我财迷的人设,没想到随后他玩起来比我自己还要起劲,所以我只能尴尬地搬出了JUMP的其他人也全部都是财布候选人的解决办法。不过好歹我还是给他留了一个位置的,因为他是宝贵第一号,至于也是最喜欢的那一号他似乎也不是很想知道,光是第一号就可以让他继续得瑟下去了。


作为一个上进心那么强的人在这方面却那么容易满足,掐指算起来这应该也是我喜欢他的理由之一。理由还有很多,我可能一下子也说不完,我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比我张口闭口喊着最喜欢他的时候要多得多。


有时候光就在那里吐槽,在外人眼中我和凉介好似热恋中的情侣,去台场兜玩风后还会顺便买了衣服看了宠物,像是差最后买戒指的那一步就好步入婚姻殿堂了一样。后来我看了那个采访,后期有关我们关系可疑的评论让我感到哭笑不得,画面上的凉介摆了摆手做了否认,我在一旁就扯着手里的玩偶没有吭声。


这不是我的默认,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这些事我们是一起做过没错,但和他一起做过这些事的对象也不止我一个。换个简单的说法,我只不过是他众多候选人中的一个。你可能会想凉介的朋友其实并没有那么多,但即使是只剩下了我、圭人和共同好友四人,我在他心里所占的比例也不过是那平均的25%。当然,可能我还高估了我自己的重要性。


凉介他会约我去一次三天两夜的旅行,但他也会和圭人一起箱根,也会和其他友人去冲绳,甚至还可以独身一人去福冈。我从来都不是最佳的那个选择,更不是唯一。


如果我说凉介他远没有你们所想的那样喜欢我,你们会信吗?


我承认这是我的主观臆测,但现实就是,同样在刚开始都不善于交际的我们在出道十年后的差距越来越大。他已经逐渐克服了和陌生人打交道的怕生毛病而变得可以自由的切换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开关,甚至和共演的导演与演员都可以一起外出吃饭且不感到尴尬,而我却还走的太慢,在今年才真正克服了节目外景中单独与店家交涉的恐惧。


小时候的我黏人得很。最开始我和凉介的关系并没有像现在这么好,很多活动都是强行的捆绑式露面。熟悉我们出道前限定组合的人就知道那时候我喜欢和雄也一起玩,他则是和大ちゃん关系比较好。好在我们都不是会计较工作上安排的人,所以之后还不至于尴尬。我开始黏着他是第一是因为我怕生,第二是因为他毕竟是我挺憧憬的一个人,年龄也相仿,他那处处照顾着我的性格也让我很是受用。现在想起来可能我当时都没注意到自己是不是有让他感到困扰。意识到这一点还是因为他有一段时间挺反感我黏着他的,甚至还公开的表示过我不要再和他撒娇了。当时我是有一点消沉,但那时候我还不像现在这样喜欢他,撒娇的对象也不止他一个。


现在我撒娇的次数少了,对象也更多了,他开始抱怨我不怎么和他撒娇了,我也就笑笑继续和其他人黏着了,弄得有些粉丝都开始怀疑我和他关系是不是没那么好了。


我只能说这都是你们想多了,我们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可以同吃一块巧克力的好。还有人会说这都是命运的安排,谁让凉介他之前说什么不要撒娇的话,上天只是就合了他的心意。我只想说这才不是什么时来运转,只是因为我喜欢他了。


所有人都说知念真的有好好的长大了,我也那么觉得,但这还远远不够。凉介不止一次的提出愿我保持我现在的样子不要改变的希望,
但我发现我除了点头其他什么都做不了。很矛盾,就像是如果我变成熟了他就不会再和我有像现在一样的关系一样。


看,你们一定不会想到我竟然会有这么消极的一面,连我自己都很惊讶,以至于我会在广播里把自己排进了Jump top3还闹了个不小的乌龙。


我把自己归到积极的那一类人是因为我就算面对失败也不会就这样放弃,而且在你们之中起码有百分之八十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没什么错。凉介说我其实很容易消沉也没错,而且这消沉的一面确实只有他才能看见。


但他不知道消沉的原因里也有他,我也不打算告诉他。如果让他知道的话恐怕这个一旦对一件事上心就会一直烦恼下去的star一定会不停地反省是不是他自己哪里做错了,虽然事实上这问题其实是出在我这里。


JUMP里肯定是有人看出我的不对劲的,但圭人仅仅是停留在了知道我有时候会瞎想但不知道我会想那么深。还有大贵,他看的比圭人还清,但他都会用一个专业的爱豆式笑容抱抱我然后把这件事盖过去闭口不谈。凉介也不是傻子,但他选择了反过来开导我不要纠结一些没必要的事,估计是以为我在因为工作上的事烦心。


如果是我自己的话,比起思考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更喜欢去撮合やぶひか一起出去吃饭,因为光的反应实在是非常的好玩。凉介他也不会在私底下特意问我有关这个的话题,但他的举动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让人误会。


还是会有忍不住的时候的,就好比去探班的哪一次,虽然只是打了个招呼但能看见他这么拼命的工作着就觉得很满足,自己还真的是喜欢上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所以有时候会觉得像我和凉介这样性格相差很多的人能相处到现在这种程度真的是很神奇的一件事,就像之前某一次杂志二选一的问答一样,我们除了一样的怕生之外其他没有一个选项是相同的。如果不是因为在这段关系中他占据主动,我都怀疑我们是不是就会像是普通的团员一样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感。可惜,这种主动的友谊出发点单纯得不能再单纯了。


然而没有什么假设存在,有时候我会自欺欺人的认为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就像他会在当时帮我付了那罐果汁的钱一样。


我不喜欢去揣测我们之间每一次的交流是不是看上去太暧昧不清,否则我会陷入一日复一日无止境的思考中而白白损失很多可以用来打游戏和睡觉的时间。十年的时间太长了,长到谁也不知道这些举动到底是出于真心还是习惯。


粉丝们热衷于发现那些被称之为糖的东西,很多时候我和凉介都是事后才知道我们之前可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其实每对cp都有惯例的同框发糖,やまちね唯一的特别之处可能就是我们俩私底下一点都不觉得尴尬,有时候还会反过来吐槽是不是我们以后还可以再大胆一点,就像私底下一样什么都不用顾忌。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是真的了,就像ありやま、ありちね、ゆとちね甚至ゆとやま也会存在一样,我和凉介之间超出友情的那部分都是存在于其他人脑中的臆想,虽然这些人里也包括我。


有时候其实我很佩服圭人,因为他总是那么温柔的接受我和凉介对他所有的s,同时也很羡慕他,羡慕他有这个机会被凉介s。这话如果被他听见他一定会抱着说明明是他羡慕我,山ちゃん从来不会像对待他一样的对待我。


大家都说我可爱到做什么都能被原谅,但我更情愿成为山田被害协会中的一员,没什么其他的原因,因为大家都是同年,一直区别待遇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我很讨厌他那些特意为我准备的惊喜,因为每一次我都会被感动到哭,非常的不理性,明明这几年已经很少再这么外露这一面的情绪了。


不像是我作风的还有以上的这些话,其实都是我刚从他家回来结束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时的游戏燃烧殆尽后躺在床上的胡思乱想,所以足以可见这段躺着的时间对我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他拿到VR头盔时开心的就像是第一次收到圣诞礼物的孩子,向我发出的一起去他家玩游戏的邀请我当然不会拒绝。最后我还因为体力不止睡着了,希望他没有再吐槽我的睡颜丑。一觉醒来之后他就在旁边看着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所以我马上回了家,一进门就直接把自己扔到了床上,很累。但明天早上 我依然会是那个最可爱的知念侑李,虽然刚才那些话一点都不符合我以往的形象。我是说真的,觉得我不可爱的我可以继续推荐上一次的那家眼科医院。


躺久了之后就觉得世界太平,我果真是个救世英雄。


可惜逮捕不了山田凉介。


*
被凉介吵醒的时候我其实很烦躁。前几天下雪的时候我还着实兴奋了一把,但可惜没人找我来打雪仗。好在圭人约了我一起去打了一次网球使得我起码还是很有精神。但几天后这兴头一过就想好好呆在家里好好的睡一觉。


“喂~知念~一起去买衣服吧。”


这个男人一旦撒起娇来比我这个pro还要人命,所以既贴心又怕寂寞的知念さん就这么被骗出了门。话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购物了,所以进服装店的时候很紧张,最后还是挑了两件他喜欢的连帽衫买了下来。


“接下来还有空的吧~一起去台场吧~”


然后我们就一起去台场兜了风。坐上副驾驶位的时候我想起来凉介他几年前曾在真红之音里说过“副驾驶座member招募中”之类的话。从他考出驾驶证开始我出现在这个位置上的频率居高不下,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在座椅背后贴上知念的座位的便签以示主权。


我当然没有这么做,因为我是大度的知念大人。


去游戏厅是在意料之外啦。不过真的很好玩呢,两个人一起乘上了战车打到了怪兽,好久没有玩得那么开心了,比起在家里看不见脸的联机游戏还是这种身边就坐着人一转头就能见到的合作比较令人心动呢!


哎呀,一不小心又说漏嘴了,不过好在凉介他也没太把我的话当回事,像个几个月没出来放过风的孩子一样玩得很疯。这么算起来他确实已经连着好几个月没有休息过了,先是钢炼的拍摄接着是演唱会,期间又穿插了压力极大的初月九,原本以为在电视剧完结之后可以歇一阵没想到新映画的摄影又接踵而至。最直观的忙碌表现就是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约出来过了。


这可不是我的自大哦,用我们的见面次数来衡量他是否忙碌,但就算我不是他邀约的第一选择也起码是选项之一吧。事实上不仅仅是凉介,我近来的个人工作也多了起来,基本呈现的模式就是我没空的时候他也没空,我有空了他还是没空。这才是为什么我会答应他出来的真正原因,才不是因为我被他那两句请求哄得没有了原则。


而且我有看到很多粉丝看到他上周的JUMPaper更新之后在推特上大呼不能让他再这么宅下去了急求一个人来拯救他,所以我就出现啦,英雄知念每一天都在为了世界太平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今后任何人有困难都请不要大意的来呼叫我!


其实大可不必为凉介担心那么多,他对外所说的沉迷游戏确有其事,但也不是完全的宅在家里,私下出去的时间还是有很多的,只不过他没告诉你们,这个你们里也包括我。这不是我又消沉了哦,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就像我也不会把我的所有行踪全部告诉他一样,至今为止他还是不知道我的GPS密码。我没什么控制欲,也不希望被其他人束缚,虽然这样说有点夸大了它的程度,毕竟凉介他执着于GPS的原因只是他朋友不多而已。我能理解这样的做法,但我就是不肯告诉他,数年如一日的不愿意,感觉如果告诉了他就像是把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看得太高了一样。当然我可不是圭人就是这样的意思哦,这个人对于我和凉介的任何请求都不会拒绝呢,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能有这样的朋友真的是我的运气。


分别的之后凉介很诡异地给我发了条只有笑脸符的邮件,我就把他当做是他日常手滑或者是想引起我注意力的套路没去理睬。没错,就算有了这样一个小插曲这一天我还是过得非常愉快的。


但我没有想到相同的套路他会连着使用两次,就像是回到了高中天天都能见面的那段时间一样,第二天他直接用一个电话再次把我骗出了家门。


“知念~一起去ktv吧~”


连语调也一模一样,在看见他全副武装一身黑还一副生人勿进off气场全开地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完全没法把他和刚才电话里那个黏糊糊的声音联系起来。所以说我是很想知道粉丝们是怎么会把山田凉介和宅男两个字联系在一起的,像这样一个刚有了几天休假就接连用尽各种理由把朋友拉着一起出去的人会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只呆在家里抱着游戏过活?我倒是希望他等多呆在家里好好休息一阵子养养腰,但他每次都会岔开话题,我也就默认为他已经懂了该怎么做。


不过被骗归被骗,我还是很喜欢他一起去ktv的这个邀约的,比起去买衣服要喜欢的多。但是到了那里之后我就想起来了上一次我生日时在ktv被他吓到的遭遇。老实说我应该没有在公开场合说过这件事,毕竟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因为被感动而哭得那么凶实在是一件不大好意思的事。他也是同样的一句我们俩去ktv,我就信了他真的只是去ktv唱个歌娱个乐。然后莫名其妙的开始唱起了生日歌,所有的朋友都从隔壁包厢过来,听起来就像是少女漫里会发生的情节一样,也不知道是他最近从哪部作品里学来的。之后还把这件事在杂志取材的时候当做1年里想珍惜日子的例子来说,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帮我过了生日我还哭了一样。


看在他后面夸了我一句可爱的份上就没再计较什么。


我知道他的演技好,但没想到竟然已经好到了我一点都没有发现的程度。我的控制力也没想象中的好,那么多年下来了看到他这样的用心我还是会忍不住想哭。事后想了想,你不也有和圭人一起给他庆过生嘛,你和他也不一起有给圭人一起庆过生嘛,知念侑李是特别的但又不是唯一的所以有什么好哭的。


他像是看出了我的晃神,一脸讨好的在我面前说了句这次绝对不会再有非计划外的事了。我说我又不拒绝凉介你给我惊喜啊,你平时给的惊喜还算少吗。


私底下的我还是很坦诚的,只是可能当事人双方都没有去深究这些话而已,比如眼前的他就直接转身点了一连串我们自己的歌开唱了起来。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现场的气氛真的很好,好到我如果闭上眼会有种在开演唱会的错觉。我也就放开了嗓开始和他进行了角色扮演,模仿了像是圭人的吉他还有yuti的打鼓pose之类的招牌动作。就和你们想的一样,凉介一旦甩掉了所有的包袱就一点都不见平时的那种star形象,说他是吉本新入的艺人估计外面路过的小姑娘也会信。至于我的颜艺你们应该比我还要清楚看上去会是怎样的效果,反正他笑点很低只要我一有任何变化就拿着个话筒笑着连转了好几圈。


有人说我听歌的口味比较独特,但其实只要是他唱的好听的歌我都喜欢,这句话我当然不能作为推荐写进我的message里或者在广播里披露。我开始无比庆幸他今天把我约了出来,因为现场他亲口唱得远比录音室版本来的深情和好听,所有的颤音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これ以上進めないの? ”


对啊,再往前一步我可能就会选择一直睡下去了。


“こんなに溢れてるよ ”


哇,这个眼神真的是不得了,怪不得老有人说你喜欢我,再这么看下去我都会觉得是真的了。


“君を見つめる”


停!


接下去是谁唱?


接着我就很愉快的在他笑倒在沙发上的目光中混掉了剩下的所有歌词,回想起来只记得我那时候的脸一定红成了他最讨厌的番茄。


也有可能在他看来是草莓,我反正想象不出来他看见番茄还怎么能笑得那么开心。


到家之后的事情就变得很无聊,总结下来就是我躺在了床上,上线打了两个本顺便和二宫前辈问了声好,在看见凉介上线后迅速扔了个他上次发给我的笑脸符回敬,关机,睡觉,世界太平,今天的知念英雄还是一样的可爱帅气。


他在某一天又给我发了个笑脸符,然后我出门就遇见了他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短发女生有说有笑的在一家咖啡厅里面对面坐着,基本可以确定是在约会。他看见了我笑着冲我挥了挥手,告诉我其实第一次发给我笑脸符的时候就想告诉我他又交了个可爱的女朋友,心情大好自然笑口常开,只有我不明真相还乐呵呵的发回给了他这个表情,像个十足的小丑。


然后呢?然后我就醒了。我从刚开始就知道这只是一场梦,我不可能没理由的主动出门,山田凉介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约女生出来喝咖啡,那女生不可能和我攻顶的女装扮相长了同样的一张脸。


你们看见我用了一个又,这是这个梦里唯一让我觉得有可能的地方,二十几岁又这么出众的他怎么可能没有交过女朋友,又不是真的性向不明。只是距离上一个已经过了好久,久到我已经忘了那孩子长什么样以至于在梦里找了自己当了个替身。


我醒的时候是半夜,趁着神志不清就给他发了条邮件问他那个笑脸符的真正含义。他估计是还在为圣战而奋斗着,几乎是用秒回的速度回了信。


“没什么,手滑而已。”


猜到了结局,但我讲不清现在到底是高兴还是失落,一定是因为还没有睡饱的缘故。所以我就又回了个笑脸符过去,把手机扔得远远的闷头就睡,不去睬他要不要来一局这样的深夜邀约。那家伙一定是被注入了二宫血才会那么离不开游戏。他连约都不要把我约出去,直接在家玩一天游戏算了。


快睡着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过了今天他新电影的拍摄又要开始,他再不好好的拥抱这些游戏那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头几名肯定被我和二宫前辈给包揽。


是不是又要轮到我更新JUMPaper了?呀,知念英雄真的好忙啊!


我惊讶的发现除了和圭人一起去打了网球之外其他的所有外出活动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使得这个局面非常微妙的破坏了我用了近一年时间构造起的“我已经可以不在作业里提到凉介”的和谐视图。我还记得之前几乎每一次的小作文里我都会提到他的名字,有一次还直接把我去了他家里的那件事写了进去,导致我在此之后收到了来自于各方怀疑的目光,从此痛下决心既然改变不了过去那就控制一下未来。良好实验了九个月后我顺利证明了有些事就连我也做不到的事实。


好吧其实怀疑的目光是我瞎编的,他们早就对我和山田之间的放闪习以为常,虽然我们对于狗粮的定义上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但我想改掉这个习惯不假,所以你们会发现在这九个多月里我有和宏太一起看了球烤了肉泡了澡,和光一起游了泳,和大贵一起约了看烟花,甚至连去大贵家两个人讨论的都是如何宠爱雄也。这期间我当然有和凉介一起出去过还不止一次,但我就是不想写,结果他还是一件件的全部抖给了杂志的取材。


现在好了,我是彻底睡不着,因为一旦再次避免写到他我就真没什么好写的了,和圭人一起打网球撑不满我以往像话唠一样长版面。


敬业的知念大人就起了床找回了手机打下了近一周内的流水账。我就把这当做是偶尔的一次坦白,顺便让凉介的粉丝安安心你们的山田大人有好好的脚踏实地呼吸到外面最新鲜的空气。这么想着果然心情就好了很多,保存完之后就又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回被窝继续,不,我不想再做刚才的那个梦了。


被窝里没躺多久又觉得世界太平,知念英雄一定是拯救了被粉丝担心着的新宅山田。


可惜今天我还是逮捕不了他。


tbc




只有理了之后才发现一个月的糖份是有多足(。
谁再说他们糖少的估计是

评论

热度(82)

  1. 凌雪かおり 转载了此文字
    片思い系列超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