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i饺子糖

我怎么这么帅。)

【扯淡】平凡的父亲们

Mrs.Lu:

平凡的父亲们



*
我爹我爸是对中年基佬,一个脱发一个胖,我不大了解他们以前有没有什么轰轰烈烈奇幻玄妙狗血蛋疼的故事,反正我就只知道,他们是一对平凡的夫夫,两个平凡的父亲。
*



姐姐偷溜到她的意大利男友家玩了没两天就给我发了一张照片,漂亮的东方女孩和英俊的欧洲男孩依偎在一起驾驶着帆船,笑得和每一对脱团狗一样傻逼欠揍。不过两人颜值都很高,这傻逼画面就显得美好又和谐,和谐得我愣是没有在第一时间他们俩之间蹲着另一个男孩。这不和谐因素抱着桅杆,勉强对着镜头笑,眼睛眯得都看不见,大概是头发被吹到眼睛里去了,却忍着不去揉,用生命在表现电灯泡的最高境界。
那对依偎在一起的情侣不是我姐和准姐夫,等我给姐姐发去问号以后,姐姐又发了一堆照片,稍微对比了一下后我才明白重点是那只电灯泡。
我姐神神秘秘地问我看出来了没有,我不太高兴睬她。电灯泡嘛,我不仅换过当过还遭遇过。
接着我姐发来了咆哮:这特么是你爸!!
我记得我上次受到这种惊吓还是我前女友向我出柜的时候。这电灯泡是我爸?我调大了照片拿放大镜仔细看,还是连根毛都看不出哪里像,可能要放缩一下才行,毕竟照片里这人看起来连七十公斤都不到。
我爸能有这么瘦?我呵呵了我姐一脸,正好我爹刚通好厕所让我下楼买香皂,我就举起手机给他看:“老姐说这人和我爸长得很像呢。”
我爹瞥了一眼,说:“这就是你爸。”
“……啊……”我感觉自己面部神经有点失控,“你搞错了吧。”
我爹瞥了我一眼:“可能么。”
这人特么还真是我爸!我爸居然还有这么瘦的时候,看起来都有资格当人家小姑娘的备胎了!现在我爸大概有八十几公斤吧,成天像颗不思进取的马铃薯一样窝在沙发里打打游戏炒炒股,最剧烈运动就是肠胃的蠕动。看看照片上清瘦的大小伙儿,再想想老爸现在能当弹簧床睡的肚子,我一瞬间感觉,沧海桑田也不过如此了。
为了保护自己的三观,我还是小小挣扎了一下:“可这人的腰才我爸大腿一半粗呢。”
我爹不开心了,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口气一下子冷了下来:“弄反了你姐弟俩也搞不错你爸。”
我快要哭了,时间居然是这么残忍的东西:“爹你不觉得这些年我爸胖得太过分了么!”
我爹又看了两眼照片,微微点了点头:“结婚后过得比较好,你爸确实稍微长了点肉。”
这特么叫“稍微长了点肉”!我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了我爹对我爸情比金坚!什么能让你忍受瘦得像小笋的恋人胖成了珠穆朗玛肉峰!只有爱了呀!
我爹又说:“这是大学时的照片么?我记得我和你爸刚同居后就被烧掉了。”
我没回过神,木讷地回答:“不知道,姐说她男友家里有人是你们校友,照片后面有名字才发现这事。”
我爹“哦”了一声,突然眼里凶光一闪:“你姐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

晚饭是我爸下厨。
烧饭这件事,我爸还是蛮有一套的。他说他本来也只会炒个榨菜蒸个鸡蛋什么的,本来以为这样就能应付我爹,哪里知道我爹和他定下来后居然开始追求生活品质了。本来老头似的清心寡欲像装得一样,结果口味叼得连盐的牌子都能吃出来,我爸差点以为自己被骗婚,逼得他榨菜都能用三种炒法,一碗饭能煮出四个味道。
吃完晚饭我爹去洗碗,我爸在准备烤蛋挞。我爹不知怎么回事,魔怔一样一直盯着我爸肚子看,然后说:“明非,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胖了点?”
我爸头也不抬,说:“好像有点。”
我爹:“大学毕业时体重多少?”
我爸:“六十公斤吧。现在应该有八十八了。”
我爹手一滑,“啪”地摔了一只碗。
“干嘛?”我爸瞄了他一眼。
我把照片翻出来给我爸看,他还乐呵呵的。
“诶呀这不是师姐么。我以前的女神!”“诶嘿嘿你看你爸年轻时多好看,骨骼惊奇,栋梁之才!”“怎么没有看到你爹……哦你爹那时候和恺撒叔叔关系不好……不对,你爹那时候又闷又骚,还中二,就没见过他证件照以外的照片……”
我爹倒是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削黄桃然后花式切丁,就是切的时候特别用力,把砧板切坏了。

第二天,我爹说要带我和我爸去玩,一路飙车飙到他教学的道场,然后扔了两把短刀给我爸。
我爸笑笑说:“师兄你知道我早就……”他突然神色一凛,勉强格住了我爹一刀。
我爹面无表情地说:“谁是你女神?”
我爸笑得特别狗腿:“女神……女神有很多啊,亲爱的只有你一个么么哒。”
我爹又是面无表情地三刀劈了下去。
“多出来的二十几公斤怎么来的?”
“靠,”我听见我爸骂了一句,“我的体重还不都是以前被你养出来的?为了和我搭话天天请我吃夜宵的人是你好么!我的体重代表的就是你的爱!你应该自豪,不是嫌弃!”说完还昂首挺胸晃他的肚子。
“我嫌弃了么?”我爹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就是问问你怎么长了二十几公斤。”
“你有本事不嫌弃……你有本事别砍我啊!”我爸急得汗都流了一地,“师兄我不和你玩刀……卧槽你还来劲儿了啊小鹿斑比!”
道场的婆婆切了个瓜给我,坐下来和我一起看我俩家长的追逐战,在我爸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斑比快停”声中一脸欣慰:“吾就晓得小楚刀法木佬佬好,个里晓得明明也噶好够。”
……我好像除了呵呵喝喝茶外,也没什么好干的了。

半年后,我爹心满意足地搂着我爸的腰……看来是能用一只胳膊环过来了。

评论

热度(251)